ok小说 > 妖孽霸主 > 第1638章 房东张哥!!!

第1638章 房东张哥!!!

    现在女生会做饭菜的越来越少了,王双双虽然想来,但是身处异地,也没人能教她,所以就算她想学想烧一桌可口的饭菜,但其实直到现在,她烧的饭菜也一直只是她自己能下口的地步。

    所以当她听到郝建说可以教她的时候,她的心情是激动的,如果早知道郝建有这份手艺的话她早就找上郝建拜徒求师。只是听着好建说着,心情本来已经有点小激动了,但是听到了后面之后,却是连杀人的心情都有了。

    什么被你娶进家门然后就可以把全部招数都教给你,我呸!鬼才嫁给你就为了学会做菜,那学会了之后不是天天就要烧菜给你吃啊。

    王双双脑海里面瞬间就冒出了一个念头,虽然现在她还是刚刚恢复的状态,但还是气的就一脚踢了出去,郝建防备不及时直接被当头一脚踢在了胸口上,差点被直接踢的从板凳上面摔了下去。

    郝建拍了拍胸口上面的灰尘,然后说:“我靠,你这是想杀人啊!”

    王双双一听,踢了郝建一脚之后她是异常的高兴,然后翘着脸看着郝建,然后说:“怎么怎么,你想怎么样,谁让你大言不惭的,就别怪我出手教训你,你这叫自作自受!”

    郝建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王双双那一副表情之后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然后只好拍拍灰尘之后自顾自的转过头去不理她。

    女人啊,有时候就是这样子心子窄,稍微一点小仇恨她便会记在心上,这不,他刚才只是逞一时口头之快而已,然后就被一脚给踢上来了。

    此刻的郝建有点有苦也说不出来的感觉。

    王双双看见郝建这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小脸上突然是冒出了笑容,·好像郝建不开心她就特别开心一样,然后笑着端起了碗筷,继续大快朵颐起来。

    别说,郝建的弄菜的手艺还是真的好,这点倒是让她意外的,,更巧肚子有点饿了,所以也就不废话了,直接吃起了饭菜来。

    但这个时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的时候,门外却是响起了敲门声。她听见之后便放下了碗筷,然后朝郝建使了一个眼神,要郝建去开门看看,她现在实在是不想动身了。

    但是郝建却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若是之前的话他还会看在她是病号的面子上去开下门,但是一想到她刚才对自己做的那无情的事情他便是一股无名怒火席卷大脑,说什么也不去开门。

    王双双看到郝建这个样子便生气了,她本来就离着郝建没隔多远,生气之下便又是一脚朝着郝建踢了过去,还是穿着鞋踢了过去。郝建被踢了一下,但还是无动于衷,就像是一个已经没有意识的人一样。

    王双双无可奈何,便只好放下碗筷自己去开门,此时门已经敲了有几十秒了,走的时候她还朝郝建使了一个白眼。

    郝建便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然后起身走到了客厅,然后躺在了沙发上面。因为这间屋子里面平常就只有王双双一个人住,他可以说算是第一个来这间屋子的男人了,于是他躺在沙发上面便可以闻到一股王双双身上才有的淡淡的清香,他静静的允吸着。

    这个时候,“吱呀”的一声响起,王双双却是把门打开了,然后站在门口的赫然是郝建昨天遇见的那个房东张哥。

    王双双看到张哥站在门口显然有点发愣,然后就说:“张哥,有什么事?”

    平常她和这个张哥没什么接触,也就是每次交房租的时候才会说上几句话,但是这里的人都叫他张哥,所以王双双也入乡随俗的叫他张哥。

    只是其实她有点反感这个张哥,因为这个张哥每次都喜欢盯着她看,而且还是一副色眯眯的眼神,关键是每次都要盯着她的那个部位看,这让她很不爽,好几次都要发作都是忍住了。

    那完全是看在他是房东的面子上,这里的房租算是很便宜的了,去外面租肯定是租不到这么便宜的房子,想到每月拮据的经济她便是考虑再三忍住了下来没有发作。

    如若工资再上涨一点钱都一点的话,她是绝对不会再在这里租房住了,因为不想见到这个色眼眯眯的张哥。

    只不过平常这个张哥都只有到月末的时候才会过来,而且还是为了收租,此时离月末还有几天时间,他突然上门来干嘛。

    张哥显然早就想到王双双会这么说了,于是便把盯着王双双那里看的视线给不舍的收了回来,然后说:“这个,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照例来收个房租!”

    说着,张哥又把眼神在王双双的身上看来看去,那色眯眯的眼神让王双双很不舒服,但是她又不好意思说出来,毕竟还要租他的房子,他是房东。撕破脸皮的话就不好说话了。

    但是一听到张哥说是来收房租的,这顿时就让她有点惊讶了,便问:“平常不都是月末才收的吗,这离月末还有几天怎么就收房租了。”

    其实王双双之所以会这么惊讶这么问,完全是因为她现在手头上没有钱,她就是一个月光族,实习期间工资就那么多,而且还买这买那的,现在身上哪里还有钱啊,而且工资还要过几天才发。

    平常都是发了工资之后就来交房租的,但是现在工资都还没有发然后就要收房租了,这让她有点无法接受不知道该怎么办。

    张哥显然早就想到她会是一副这样的表情了,便笑着表示为难的说:“是这样的,从这个月起收房租的日期就提前了,别的人我都是上午就收了,但是对于你,我可是现在才上门来收房租啊!你可要知道你我可是特殊对待了啊。”

    说到“特殊对待”四个字的时候张哥用特别的眼神盯着王双双看了一下,那眼神色眯眯的,像是再给王双双传达什么信息似的。

    王双双一听到顿时就是一颤,她感觉要是再跟这个张哥多说几句话她身上会浑身不自在,然后会被吓到的。而且那眼神和那语气她又不是听不懂,不就是对她有那个意思。

    她绝对浑身一颤,然后就转移话题说:“那个……张哥,但是你这也没有提前说,而且我这身上也没有钱,工资也还没有发下来,你能不能宽容几天啊,等到工资发下来之后我立马就拿钱交房租。”

    张哥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略显有点难为情的样子,然后突然抬头看着王双双,嬉笑着说:“这件事情有点难办啊,因为不能一次性收齐的话我也很麻烦啊。”

    转而他突然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王双双,然后笑着说:“不过嘛,这件事情虽然有点为难,但是既然是你,那倒也不是可以宽容几天的。”

    听到张哥说可以宽容几天,王双双的脸上便是露出了高兴的神色。

    张哥说:“嗯,既然是你,那就宽容几天吧,不过几天过后记得交房租啊!”

    王双双得到了张哥肯定的回答,便喜笑颜开,然后笑着说:“谢谢张哥,谢谢张哥。”

    张哥默默点头,看到王双双向自己求情的样子他貌似很高兴的样子,心情似乎到了某一个兴奋点似的。

    但是,他笑着笑着,突然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王双双,眼神里面不乏有色眯眯的样子,然后她笑着对王双双说:“不过……”

    王双双就认真的听,看他准备说什么。

    张哥便顿了顿,然后说:“不过嘛,像你这么漂亮的妹子,如果愿意用其他的方式来付房租的话,我倒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张哥这句话一说,王双双瞬间就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了,其他的方式,还有哪种方式啊,看他那色眯眯的眼神就知道了,他说的就是肉偿,陪他睡然后免房租。

    听到这里的时候,她的脑海瞬间就是冒出了一股怒火,这个张哥从一开始就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她,当时她就不舒服,然后现在他居然是这样摆明的跟她说这样的话。

    她顿时就是愤怒了,她最厌烦的便是只会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男人和同时一脸猥琐和眼神色眯眯的男人。

    她当初一开始第郝建的态度便足以证明这一点。

    现在,此时此刻,张哥突然把话挑明了说要跟她那个那个便可以免了房租,她本来就是看张哥不顺眼,不过是要租他的房子才给他好脸色看。

    此刻他却是说出了这样的话,这岂不是把她当成那种年幼无知的女生了啊。

    她顿时就是恼怒的一句话都不想跟房东张哥说了,妈的,老娘大不了搬地方住,成天看见你这种色魔看见就心烦。

    居然跟老娘说这种话,你把老娘当成是什么人了啊!

    瞬间,她的暴脾气就是涌了上来,然后也不跟这个大言不惭的张哥废话,抓住门就是准备关门,然后把他关在外面。

    但是门才关到一半,然后就被张哥用手给拉住了,门没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