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小说 > 大汉龙骑 > 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徐州之战(231)

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徐州之战(231)

    曹‘操’和刘澜都是聪明人,虽然都不喜欢世家,可在大环境下,还是要放下一些姿态的,已经唯才是举了,在做得过分了,不就是真打算把他们给‘逼’反了吗,所以啊面子里子总得给一样。。: 。

    当然正是太清楚这些世家的情况,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所以他才会在这个时候做出全力进攻刘澜的决定,现在这个时候为什么徐州城会拼死抵抗,说白了还不是因为没人能看清徐州之战。

    尤其是在前几次徐州之战都是刘澜笑到了最后的情况下,如果赌自然也要在刘澜面前表现了,可如果这个时候他们采取了含糊的态度,甚至直接就开城投降,那等刘澜返回的时候,还能有他们的好?

    刘澜的手腕多硬啊,虽然这样一来可能曹‘操’也不会放过他们,可既然是赌那还考虑这些干嘛,可如果他在彭城击败了刘澜,那么这些世家没有了赌的必要,那还继续抵抗个屁啊,以这些世家的嘴脸,当时抵抗最‘激’烈的那几家,会在知晓刘澜兵败后成为迎他们入城最积极的那股力量。

    这就是世家,曹‘操’太了解他们了,如果有选择的话,他们为了家族能做出让所有人都会觉得疯狂的事情来,同时如果没有把他们‘逼’到绝境,他们同样也不会去得罪任何一人,莫说是刘澜和他了,就算是一股强盗也是这个道理,所有他才会制定这样一个进攻刘澜的计划,为的就是让支持刘澜的世家不在继续误判转而投向自己。

    眼下没有任何事情比这些比起来更为重要了,其实这些世家曹‘操’还是多少都有些‘交’情的,当年攻打徐州,虽然杀了不少百姓,可世家并没有动,虽然徐州这些世家并没有放在他的眼中,毕竟他们的影响力还远没有达到三河氏族那般的影响力,估计这个估计那个,但终归是徐州本地世家影响力在那里,啥鞋平民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动了他们的利益,他们一旦反抗起来,还真要付出一些代价。

    离开了郡守府,曹‘操’和郭嘉回到了官邸,两人在房间里商议了好一会儿,就在郭嘉准备离开的时候,沛县大户李家家主前来拜访,这个消息让他有些没有想到,不过对于这些人曹‘操’可没有什么兴趣,让他有什么事大可去找曹仁。

    这也是为何曹‘操’不愿入主郡守府的原因,在丰县的时候他就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当地有一大户,在刘澜掌控之下一直不配合,原因居然是他并不喜欢刘澜推行的出仕制度,而还向往着大汉朝施行的征辟孝廉,结果等曹‘操’打下了丰县他意味自己一直苦苦等待的机会终于出现了。

    各种托人找关系说什么也要与曹‘操’见上一面,结果面见到了,结果当曹‘操’知晓了他前来的目的之后,顿时大笑出声,在唯才是举这件事情上,他和刘澜还真搞不清楚谁先谁后,又是谁在模仿谁,好像是在同一时刻,唯才是举这一说法在两人控制下的郡县遍传,结果现在却来了这么一家孤陋寡闻的氏族,当曹‘操’说出了他的政策之后,那位家主直接僵直站在了原地,双眼都直了。

    曹‘操’能理解他此时的心情,也知晓他的心理,在刘澜治下六七年,他以为今日算是守的云开见日出,可最终结果都是一样的,不仅如此反而还把心思都暴‘露’了出来,他能不害怕和担忧嘛。

    虽然最后曹‘操’并没有为难他,可有了这样一件事,他也懒得见这些人了,徐州的世家眼界还是低了些,虽然同为几十年上百年的世家,但这格局真的差太多了,别说和三河世家相提并论了,就算是兖豫的那些世家比,都差了十万八千里。

    几十年传承的世家还是缺少大格局,没有大气度,这样的人还是少见为妙,当然徐州也不是就只有这样的世家,上百年的世家也有,就好像徐州四大家族的那几位,而这样有底蕴的家族是绝对不会做出相同的事情来。

    他是亲眼见过过传承几百年的家族是什么样子的,虽然一些家族矛盾很常见,但那都是内部的事情,对于他们的气度见识以及家族传承与底蕴是真的令人刮目相看的,虽然他和刘澜都说什么唯才是举,可说白了这不过就是大汉朝征辟孝廉选材制度的一个补充。

    只是要更多的录用有才能的人出仕,不像以前那样一味的看重道德,虽然曹‘操’是真想通过这样的政策来压制一下世家,可曹‘操’也清楚这个时代掌握着知识的人到底是哪些,真正的寒‘门’又怎么可能抢得过世家子弟呢,差了十万八千里,就算偶有郭嘉这样的,那也是万里挑一,太罕见了。

    所以说唯才是举到今日不过就是一个幌子,一个曹‘操’用来限制世家的幌子,让他在用人的适合,更从容游刃有余,在这一点上,刘澜也一点不迟钝,他在秣陵徐州都有招贤馆,只要有能耐,被选中就会给予职位,有高有低,原因就能上任,然后通过考核与政绩进行升迁。

    刘澜的这个办法确实不错,是真的给了一些寒‘门’氏族机会,毕竟如果只是通过考核来升迁的话,那就是让这些寒‘门’子弟考一百年二百年成绩也绝不可能比得上世家子弟的华丽文藻,可如果加上政绩的话,那就有了把世家子弟压在身后的可能。

    曹‘操’在官场‘摸’爬滚打了几十年,每一年选孝廉如今考核,能成功的寒‘门’普通人有几个,不都是世家子弟吗?袁家‘门’生故吏遍及大汉朝各个角落,为什么,在他们家学族学学习最终为官者多如牛‘毛’吗,并不是,因为他们在推举孝廉时掌握着更多的话语权,而在累家一经的时代,掌握着知识的世家子弟被他们推荐为孝廉,接下来的考核,根本就不会成为他们入仕的绊脚石。

    可如果用政绩来考核,像现在刘澜在治下施行的政令,四年为一期,期限内优秀者得以生气,合格者留任或平级调往他处,而不合格者则就地免职,如果用上这些办法,那么曹‘操’相信那些因掌握一经而出仕的世家子弟,最少有一半要被免职。

    所以今天这沛县的世家来见他,绝不会有什么好事,不是求他办这样那样的事就是来表忠心,这样的人以曹‘操’的身份怎么可能去见他?

    如果真要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那么很简单,不是让他去见曹仁了嘛,如果真有重要的事情曹仁一定会来通知自己,反之在拜访过曹仁之后,就会被他打发走。

    当李家家主得知让他去郡守府的一刻,他的眼睛里闪过了一道‘精’光,说实话他直奔曹‘操’来完全就是在赌,见不过曹‘操’很正常,但最少能够让曹‘操’知晓有他这号人存在,至于去郡守府见到曹仁之后会发生什么其实并不重要了,因为他要说的事情,他相信曹仁一定会重视,至于那个时候曹‘操’会不会见自己,他毫不怀疑,因为自己曾经直接来见过他,到那个时候他一定相信自己说的那番话。

    其实他来说什么,根本就不重要,关键在于这番话是刘琰来让他说的,在沛县谁不知道刘李二家,当然比起刘家,李家看起来好像并不那么显然,这与刘琰在刘澜帐下出仕可能有点关系,这让刘家有了沛县第一大家的名声,可其实两家的势力一直非常密切,虽然看起来好像一直在明争暗斗,可那都是做给外人看的,反过来如果不这样做,反而还展现出一条心的话,那么谁控制了沛县,谁都会担心他们的存在。

    虽然可能更多的还是顾忌,但也意味着他们有了与之制衡的实力,如果官府真的要发难,那对他们家族可绝不是一件好事,可如果对外是一副对抗的情形,那么谁得了沛县,谁就都不会忽略他们两家的存在,反而还要利用好他们之间的矛盾。

    可二家这一切其实都是假象,就可以借此机会来搞清楚官府的真实意图了,而今次他来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要来向曹‘操’指出,刘家家主之子刘琰在刘澜帐下出仕,乃是刘澜将军府中郎。

    这个官职可不小了,不管是曹仁还是曹‘操’都不会坐视不理,当然这会让刘家陷入到危机之中,可如果是从他之口说出,就等于保护了刘家,最少曹‘操’不会刁难他的家族,甚至可能还会想办法来利用这一层关系,当然了尤其是当曹‘操’知晓了他们两家的关系之后,就更不会被自己利用,做出对付刘家的事情来。

    刘澜的这个办法确实不错,是真的给了一些寒‘门’氏族机会,毕竟如果只是通过考核来升迁的话,那就是让这些寒‘门’子弟考一百年二百年成绩也绝不可能比得上世家子弟的华丽文藻,可如果加上政绩的话,那就有了把世家子弟压在身后的可能。

    曹‘操’在官场‘摸’爬滚打了几十年,每一年选孝廉如今考核,能成功的寒‘门’普通人有几个,不都是世家子弟吗?袁家‘门’生故吏遍及大汉朝各个角落,为什么,在他们家学族学学习最终为官者多如牛‘毛’吗,并不是,因为他们在推举孝廉时掌握着更多的话语权,而在累家一经的时代,掌握着知识的世家子弟被他们推荐为孝廉,接下来的考核,根本就不会成为他们入仕的绊脚石。

    可如果用政绩来考核,像现在刘澜在治下施行的政令,四年为一期,期限内优秀者得以生气,合格者留任或平级调往他处,而不合格者则就地免职,如果用上这些办法,那么曹‘操’相信那些因掌握一经而出仕的世家子弟,最少有一半要被免职。

    所以今天这沛县的世家来见他,绝不会有什么好事,不是求他办这样那样的事就是来表忠心,这样的人以曹‘操’的身份怎么可能去见他?

    如果真要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那么很简单,不是让他去见曹仁了嘛,如果真有重要的事情曹仁一定会来通知自己,反之在拜访过曹仁之后,就会被他打发走。

    当李家家主得知让他去郡守府的一刻,他的眼睛里闪过了一道‘精’光,说实话他直奔曹‘操’来完全就是在赌,见不过曹‘操’很正常,但最少能够让曹‘操’知晓有他这号人存在,至于去郡守府见到曹仁之后会发生什么其实并不重要了,因为他要说的事情,他相信曹仁一定会重视,至于那个时候曹‘操’会不会见自己,他毫不怀疑,因为自己曾经直接来见过他,到那个时候他一定相信自己说的那番话。

    其实他来说什么,根本就不重要,关键在于这番话是刘琰来让他说的,在沛县谁不知道刘李二家,当然比起刘家,李家看起来好像并不那么显然,这与刘琰在刘澜帐下出仕可能有点关系,这让刘家有了沛县第一大家的名声,可其实两家的势力一直非常密切,虽然看起来好像一直在明争暗斗,可那都是做给外人看的,反过来如果不这样做,反而还展现出一条心的话,那么谁控制了沛县,谁都会担心他们的存在。

    虽然可能更多的还是顾忌,但也意味着他们有了与之制衡的实力,如果官府真的要发难,那对他们家族可绝不是一件好事,可如果对外是一副对抗的情形,那么谁得了沛县,谁就都不会忽略他们两家的存在,反而还要利用好他们之间的矛盾。

    可二家这一切其实都是假象,就可以借此机会来搞清楚官府的真实意图了,而今次他来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要来向曹‘操’指出,刘家家主之子刘琰在刘澜帐下出仕,乃是刘澜将军府中郎。

    这个官职可不小了,不管是曹仁还是曹‘操’都不会坐视不理,当然这会让刘家陷入到危机之中,可如果是从他之口说出,就等于保护了刘家,最少曹‘操’不会刁难他的家族,甚至可能还会想办法来利用这一层关系,当然了尤其是当曹‘操’知晓了他们两家的关系之后,就更不会被自己利用,做出对付刘家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