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小说 > 一指成仙 > 第一零八四章 抽丝

第一零八四章 抽丝

    风起,舞斜阳!

    谷令则终于在卢悦轻缓又幽远的乐声中,慢慢旋起了妙曼的身姿!

    姐妹二人在光之环的乐声里,互虐了大半年,才迎来了这最重要的日子,怎么可能不虔诚?

    在落水涧打坐的卢悦眼睛看不见,不知道,叮叮咚咚的光之环,在随着姐姐的舞姿而慢慢亮了起来。

    斜阳将落未落,天边月亮已升,而更为幽深的天际尽头,却又点亮了几颗明明灭灭的星辰。它们与光之环,遥遥呼应,似乎伸手可触!

    正在做晚课的拂梧等人,心有所感,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到了落水涧方向。

    谷令则围着卢悦的舞步,似急又似缓,在斜阳、淡月、隐星之下,动静相合!

    落水涧下,残碑一颤,所有凝固的画面,瞬间活了地来,闭目一动不动的美‘妇’,为天地所感,睁开一双妙目的时候,忍不住‘露’了一个微笑。

    故人虽然身去,灵却未失,真好真好!

    她‘摸’出一壶酒,狂灌一口后,喃喃道:“曦和、幽阳,恭喜你们!”说到这里,她眼含一丝水光,把酒祭散出去,“神仙居没有逃兵,虽然迟到了,还是回来了,都回来吧!”

    哪怕曾经的家园已经尽落尘灰,但她们既然从天涯的‘浪’迹中回来了,其他人……

    想到那些她原先有怨愤,有怀念的旧友们,美‘妇’闭上眼睛的时候,两滴清泪顺着鬓角滑落。

    她怀念那纯净的天空,怀念日和月,怀念漫天的星辰,怀念某些人一直用心守护的大地,怀念一切的一切……

    “劫火剩残灰,英雄碧血…满龙堆。东风回首尽成非,不道兴亡…命也,岂人为?”

    轮回道上,是不是有很多人‘迷’了路,再也走不回来了?

    美‘妇’的眼角沁出更多的泪,她在卢悦相送的躺椅上,慢慢晃着她自己。

    一盏茶,一壶酒,一个诺,一生情!

    他们到底明不明白,刀剑带去的,除了热血,还有那无穷无尽的遗憾?

    妄改天道,所以‘阴’尊出世,这是无可更改的劫。那最开始没有天道的地方,虽然得了生息,却也失了自己吧?

    美‘妇’目中,尽是一片悲怆!

    落水涧上,谷令则旋起的身体越来越快,白沙也跟着飞扬起来,远观的拂梧有些恍惚,似乎天地间,只有那缓舒中轻扬又厚重的乐声,只有那飘逸里又见力量的舞姿!

    卢悦脑中,慢慢被一片温暖所覆,紧闭的双目却呈另一种沁凉。

    她的心蹦蹦跳,有些东西,天天见时无所谓,可是失去了,就知道,它跟命一样的金贵。

    “无思无念,尽于乐!”

    谷令则告诫的声音突然落于耳旁,卢悦心中一懔,忙重新专注自己的祝祭之乐。

    当斜阳被晚霞所替,哪怕闭着眼睛,她似乎也感受到了某种召唤。

    卢悦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到那热闹而炫丽的红霞,‘露’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光之环的叮咚,不知何时停止了,谷令则额间发湿,回看妹妹目中的美丽世界,扯了扯嘴角。

    成功了。

    她轻轻地吁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上的汗,跳出落水涧。

    脚上带出两颗白沙,谷令则把它们捡起来,放在眼前打量。

    祝祭之舞一切顺利,不过……

    谷令则目中‘露’出一丝疑‘惑’,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有好几次,她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好像有什么呼之‘欲’出的思绪,在心海里翻转。

    只是妹妹的眼睛关系重大,被她生生按下了。

    现在再想找回,却已渺渺茫茫。

    谷令则叹口气,把两粒白沙弹回落水涧,正要喊妹妹的时候,卢悦已然跳起。

    “我看见了。”

    那灿烂的笑容,如同一只要出笼的鸟儿,想要振翅在月光星河之下。

    谷令则的心情瞬间被妹妹所染,“恭喜你!”

    “这一次,换成你带我周游慈航斋,我要给自己放三天大假!”

    徒弟傻乐,给自己放假的样子,让远观的拂梧忍不住莞尔。

    ……

    归藏界

    逍遥‘门’坊市,林芳华的身影从传送阵上显‘露’的时候,随同一起的,还有一个蓄着短须,身量高欣,面容清瞿的男子。

    “欢迎你回家!”

    林芳华朝自家师兄粲然一笑,“走吧,我们先去拜见几位老祖。”

    师兄再厉害,也得跟她一样,在申生几位师伯祖的面前,弯下该弯的腰。

    男子横了眼想看笑话的师妹,“我想到了名字。”

    噢?

    “叫什么?”

    林芳华转头只见师兄一双长目在开合之间,闪动的隐暗星光,忍不住蹙了蹙眉,传音道:“不管叫什么,师兄还是要对着水镜,练习把眼中的星芒全隐去才成。”

    男子一顿,缓缓点头。

    在巫界时他的修为最高,又是老祖宗,别人不会因为他眼中的星芒,而怀疑什么。

    但是现在……,归藏界别的不提,光是逍遥‘门’,就有数位化神后期可能飞升的师长,他们固然不会害他,但他不可能永远就固在一地。

    早早去了仙界,他和师妹也将要去了。

    望仙之名不能用,眼中的异‘色’,为安全计当然更要藏好,“我出身为木,灵‘性’起时,正是师父为泡泡解说大道之时。”他很感慨,“师妹,你说叫木道远如何?”

    “木道远?好名子。”林芳华轻轻点了头,“那木师兄,请吧!”

    她不仅收到了谷师伯的传信,还收到了早早的传信。

    师父的眼睛再出问题,新收小师妹身边不净,做为师兄师姐,他们不能老呆在安逸的下界。

    天虽未塌,但多一个人撑着,总是不一样的。

    林芳华虽信早早的能耐,但师妹‘性’子不定,战力不强,更是事实。

    申生几个亲自接待了木道远,对这位望仙藤化形的弟子,看得很重,他们比旁人知道的更多,卢悦可以借助别的木灵回复眼睛,那木道远,可能更有用呢。

    如当初宗‘门’一切资源向苏淡水倾斜一样,林芳华也被申生特别照顾了。

    虽然做为逍遥‘门’的老宿,让徒孙辈的先飞升,有些不负责任,申生却没什么不好意思。

    弃疾师兄的修为始终未涨,停在化神初期,哪怕有望仙丹,老师兄弟们一旦分开,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提前飞升,固然对以后晋阶有利,但苏淡水和卢悦又曾传信,等她们其中有人进阶‘玉’仙,才是他们几个老家伙的飞升之日。

    否则……

    申生明白,他们几个战力不足,一旦为人所趁,就是灭顶之灾。

    连卢悦的小徒弟,都能被域外馋风的大人盯上,他们……更有可能。

    这些日子,大家努力锻体的时候,也在努力练剑,只怕到了仙界,成了拖后‘腿’的老家伙。

    其实不论是申生还是梅枝,都不知道,苏淡水和卢悦,早为师伯们安排好了路。

    少时被他们虐,现在轮到她们硬气一回,所以九天阙打下的江山,还得师伯们打理,甚至于…搬山!

    有天幸图在,卢悦和苏淡水都不觉得,‘玉’仙是多大的阻力。

    更何况,师伯们有望仙丹,就算迟个几百年,也不算什么。

    逍遥一众,除了像夏瑜那样一飞升,就被流烟仙子塞到天幸图闭关的,其他可都有钱的很,而大家也早为诸长辈存了一笔钱。

    ……

    一缕阳光,一片绿叶,一只飞鸟,甚至小院里那四四方方的天,都是卢悦能用眼睛时,万般不舍的东西。

    祝祭之舞,让她的眼睛,每天都有两个多时辰的视物时间,这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绝对不长,反而更‘激’起她对正常世界的向往。

    对此,谷令则喜闻乐见,得到的越艰难,将会越珍惜。妹妹的‘性’子是不撞南山不回头,甚至可能撞了南山也不回头,现在这样,以后再干什么事的时候,定然会再想想了。

    “三天时间到,我要走了。”

    又一次慢步在斜阳之下,谷令则轻声道:“跟我一起吧,回三千城大家都在一起不好吗?”

    大家一起当然好。

    不过……

    卢悦望着远处刚生薄雾的山林,它们在寥寥梵音中,显得宁静而悠远,“这里是佛‘门’,佛‘门’的人有早晚课,他们天天都要念经。

    有去无回海里的真正怨灵,应该都是古仙大战时遗下的,你觉得普通的往生经,真能超度他们吗?”

    “……”谷令则的眉头蹙了蹙,如果普通的往生经,真能超度,妹妹怎么也不会每天一滴‘精’血的。

    “我曾经试过一次。”

    卢悦轻叹一口气,“有点效用,不过用一滴水灭火,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水被火灭。慈航斋有菩提老树,每一篇经文写完了,都放在那里,自然而然地沾染菩提老树的气息,沾染梵音,沾染一个又一个高僧跳出红尘,出世的心……”

    世人以为,她就是无处可去,心境不好,才需要拂梧师父庇护,才需要菩提树吗?

    怨灵身虽死,可心……还在红尘里,还在灭世中煎熬!

    谷令则懂了,“那好吧!”她回头帮她抿了一下散出来的头发,“这段时间晚上的修炼,你的进步还是不错的,以后每隔一年,我都会跟夕儿商量商量,过来陪你一个月。”

    山不就她,她就只能就山了。

    “但是前提,你听好,不准再去落水涧。”

    卢悦挑挑眉,“你不说我还忘了,那谁说,等我眼睛好了,想知道什么,你全告诉我的。那现在,先告诉我,残碑里的人是谁吧?”

    谷令则摇头,“哄你的话,也信?”

    “……”

    卢悦愕然,一直很有姐姐样的家伙,突然变成了无赖,她该怎么办?

    控告她欺负人?

    她吐了一口气,“哼,你不说,其实我也查的差不多了。”

    什么?

    谷令则的眉头一拧,声音一下子严厉起来,“你查到了什么?”

    “残碑是个‘洞’天仙宝。”卢悦为姐姐的态度奇怪,在古仙界都神秘无比的神仙居,按理说,跟自家姐姐,是不可能有一丁点关系的,“你听过三仙界最他神秘的地方,神仙居吗?听说……”

    面对严肃认真的谷令则,卢悦没有一点保留地,把那天套拂梧师父的话,全说了一遍。

    半晌……

    谷令则的面‘色’开始古怪起来。

    神仙居的人,就是古巫的起源吧?

    古巫族曾传说是神的后裔呢。

    如果那个美‘妇’,真的只是一个器灵……那祖殿……

    “你想到了什么?”

    卢悦忙托住差点站不住的谷令则,“那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

    仇人仇人……

    谷令则很想这样说,可是一时之间,她又觉得不对劲。

    如果是仇人,为何祖殿中的残碑,一直庇护古巫十二部?甚至三千界域的人族功法,几乎都从那里来?

    如果没仇,她为何……为何又要那样做?

    做为曾经的圣‘女’之一,谷令则太清楚,古巫祖殿中的残碑对三千界域的影响。

    她干脆拉着妹妹一起坐到了山道上,“我头疼,你让我先想清楚一些事情。”

    卢悦乖乖闭嘴。

    虽然姐姐极力掩饰情绪,可距离这么近,她还是感受到了一些。

    最开始提起的时候,她在恨残碑时的人,恨不能喝了她的血,吃了她的‘肉’。

    但那里,很明显,她们两个加一起也打不过人家。

    卢悦突然明了,她这么想让她回三千城,是为了什么。是残碑里的人,可能在她的某一世的记忆里,害过她吧?

    猜到这个答案,也把卢悦吓了一跳。

    眼睛能够回复两个多时辰的光亮,是在那人的提醒之下。

    误入残碑,那人对她并不友好,但莫名的,卢悦就是觉得,虽然不友好,却有另一种熟悉…乃至没有恶意的‘交’往。

    当然,那里面,可能还有某种恶趣味的捉‘弄’。

    但对姐姐,卢悦细想,不算短的时间里,人家真没为难过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是自家姐姐误会了什么?

    天空,不知何时黑了,卢悦有些急,她能视物的时间快到了,“我们不在这里想行吗?在菩提树下想事情,一定会更清明的。”

    谷令则越想越‘乱’,曾经的师父,不论是她,还是妹妹,了解得都不多。

    当初妹妹身陨,她心痛‘欲’死,才被她挑着指导着,抢进九幽,把妹妹带回来。

    她为什么要那样做?

    是……因为阎王之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