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阿尔托莉娅绝赞发呆ing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阿尔托莉娅绝赞发呆ing

    维吉亚帝国诺德皇朝第一皇女,首席护民官、第一巡查使、诺德皇家骑士团大骑士长,阿尔托莉娅?潘刚达?诺德?亚诺尔,立于穆博海尔河南边的一处小山包上,墨绿色的双眸注视着河对面兽人的军阵。她双手杵着金黄色的大剑,同样金色的秀发在脑后盘成了一个相对保守的古典发髻,她披着秘银和精钢熔炼而成的白银色诺德板甲,黄金的纹路在胸甲和肩甲上勾勒出了三头龙的诺德皇室纹章,并且还用红宝石点缀出了龙眼。甲胄的镜面上,还若有若无地流淌着魔法的光晕,形成了极富有韵味的气息。远远地望去,仿佛一尊钢铁铸成的雕像似的。

    是的,煞气凌人,却又凛然而无法动摇的钢铁雕像!

    虽然这位赫赫有名的骑士公主,并非那种身材高大,腰腹健硕,手臂上能跑马的女汉子;相反的,出生北方诺德民族的第一贵胄家庭,她的身材却微妙地显得甚为娇小,比普通的平民家庭的女儿还要矮上不少,乍一看就仿佛是个娇小玲珑的南方姑娘。可是,现在的她就是会给人这样的感觉。

    这样一个很小只的少女,当她披着精致而充满威仪的铠甲,披着海蓝色的翻毛领斗篷,双手杵着誓约与胜利之剑,立于万军之前的时候,却威风凛凛,凌冽之气昭然若揭。仿佛天生就应该率领着军士们走向胜利的女武神。

    一名诺德骑士从东部的地平线上出现,沿着河流南部的大路奔驰着,穿过了河岸边的大军阵列。他胯下的是一匹高大神骏的佩林战马,体态庞大,鬃毛颀长仿佛狮子,可现在,明明还是相当寒冷的早春,它的汗水却早已经将漂亮的鬃毛粘成一束一束,鼻腔中也呼出了沉重而疲惫的粗气。

    这名穿着诺德钢甲的骑士很快便跑到了山坡下,翻山越下了马匹。百余名衣甲鲜亮的骑士和将军聚集在山坡周围,众星拱月地簇拥着山坡最高处的骑士公主。巨大的三头龙旗和亚特拉斯圣旗矗立在她的身旁,在凛冽的北风中飘扬着,猎猎作响。

    风尘仆仆的骑士径直穿过了数十名将军和高阶武士组成的队列,最终停在了骑士公主身后,用力将拳头敲了一下胸甲。

    “阿尔托莉娅殿下!负责东侧滩头高庭塔拉利王回报,对岸的兽人大军确实正在集结,确实有渡河反击的意图!”

    阿尔托莉娅头也没有回,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对方的声音。这个举动显得有些倨傲,并不符合骑士公主以往正直和善的作风。不过,骑士也并没有多想,他是骑士公主的侍从武官之一,很清楚主君的风格——既然没有回头,那就一定没有听到,而且一定是在发呆。

    骑士正准备再重复一遍,站在阿尔托莉娅身后的一名须发花白的诺德老将,却微微挑了挑眉毛,沉声问道:“这么说,是对岸的敌人得到增援了?”

    “艾恩菲斯特大人……”侍从骑士赶忙向老人点了点头。他知道,相比起过于高洁,过于注重荣誉的骑士公主来说,这位身经百战的诺德老将的智慧和经验,同样也是这支联军最为宝贵的要素。

    我们甚至可以这么认为。骑士公主阿尔托莉娅殿下是普通士兵和战将们的偶像,只要她站在那里,就不用担心将士们的士气。可同样的,你也可以把她理解成一个不管事的吉祥物,诺德大军真正的统治权,其实是握在这位老人,以及另外一个演奏……呃,另外一位殿下手中的。

    “安塔诺大人麾下的斥候已经回报,并没有发现任何大规模增兵的迹象。精灵的银飞马骑士目前并不敢太深入敌境,但这一点也是可以断定的。”这位传令官,也是阿尔托莉娅的侍从骑士法奥斯沉吟了一下,又补充道:“另外,斥候,以及联邦预言法师的侦测魔法都得到了同样的消息……殿下,对岸兽人的给养,大约是半个月送来一次。他们的补给队伍按理说上个星期就应该抵达了,精灵的飞马骑士们甚至都做好再打一次埋伏的打算。可是,却一直都没有到来。”

    “也就是说,对岸要断粮了?呵,这就有趣了!我记得,对面大军的给养,其实是要从贝尔卡丘陵的兽人牧场提供的。那应该是由‘风之子’瑟尔负责吧?这个老对手,会犯这样的错误?”

    说话的人,正是那拥有实际军队指挥权的“另外一个殿下”了。他是一个大约还不到三十岁的青年,和凛然的骑士公主至少有着五六分相像,是一位相当英俊的美男子。他身体挺拔高大,同样披着一身银色为主体,用宝石和黄金点缀的诺德板甲。只不过,铠甲上的纹路是比阿尔托莉娅的还要夸张不少,虽然不算恶俗,甚至充满了艺术品级别的华丽和雅致,但感觉更应该放到美术馆里,放在战场上自然就显得有点浮夸和格格不入了。

    同样的,和气度凛然的阿尔托莉娅不同,这位应该是她兄长的青年,虽然俊朗得宛若神祗下凡,但嘴角却一直都翘着玩世不恭的笑容,气质上倒是更接近一个格调不高但姑且很接地气的街头艺术家,感觉整个人的存在都和战场格格不入。

    “当然,也并不能确定他们一定断粮了。要知道,对面可还有大量地精和狗头人的仆役营呢。”他继续道:“如果是我,大概还是会忍耐一下吧?我们都知道,隔着一条河,谁先动手跑到河里,谁就失去了先机。除非是……”

    他的话音未落,他们正对面的河岸那一头,再一次发出了巨大的喧哗声。在大家的视线中,骑着座狼的兽人驱赶着大量呜呜泱泱的地精来到了河边,黑压压地仿佛一大群大号的野生田鼠,让人看得头皮发麻——这当然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典型因为生理引起的反感。

    这群大约只能到达成年男子腰间的矮小生物,便这么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冲着河这边一脸打量mdzz的诺德人疯狂地撕吼着,就像是一群吃了枪药的耗子似的——同样的,这也不是因为这些家伙是彪悍的纯爷们,而是一种因为恐惧到了极致的歇斯底里的表现。

    可是,地精们又有什么办法吗?他们不敢反抗自己的主人,当然也就只能硬着头皮冲着面前比主人们还要凶悍的敌人们乱叫上一通了,内心其实是相当绝望的。

    在对面黑压压的地精阵营中,还有几十号特别巨型的家伙,平均身高超过了五米的独眼巨人。他们慢慢地走到了河边,在大多数投射兵器的射程之外站定,然后用力地捶打着胸口,发出了雷鸣一般的咆哮声,就仿佛一群正在求偶威慑其余雌性的无毛大猩猩。

    诺德士兵们面面相觑,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经验丰富的老将达尔玛?艾恩菲斯特伯爵比划了一下对面那群独眼巨人的距离,确定是在人类弓箭射程之外,同时也确定用投石机和弩炮实在保证不了命中率,于是唤来了一名侍从。

    “去后方的安塔诺大人通报,请他调2000名射手大师过来。”

    达尔玛老伯爵是位已经年过六旬的老将,却丝毫不见老态。他身经百战经验丰富,却有着诺德军事贵族中少见的沉稳而谨慎的特质,而且在早年甚至隐姓埋名到奥克兰、涅奥斯菲亚甚至大海对岸的索斯内斯大陆游学,身上一点都没有北方贵族那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在他看来,什么样的情况就应该什么样的应对,遇到麻烦了,让更擅长的盟友来解决,这分明是指挥官的贤明——如果换成其他正常的诺德将领大约就不一样了。他们往往将求助视为耻辱。面对敌人的挑衅,若发现投射兵器够不这,说不定当场便抄着刀子扑上去了。

    当然,就算是精锐的暮光岛高精灵的部队,要集结起来也是需花费一点时间的。在他们赶到之前,对面的独眼巨人却又开始搞起其他幺蛾子来了。它们发现吼声似乎是没有什么卵用,干脆从脚下一捞,(字面意义上)比沙包还要大的大手一把抄起了七八个地精。在这些小生物凄惨的哀嚎声中,他们直接将地精塞到了嘴里,嘎嘣嘎嘣地咬了起来。刹那间,骨骼和血肉的粉碎声和地精的惨叫声响成了一片。被当成零嘴的地精尸体碎片,从独眼巨人的一开一合的獠牙大嘴里漏了下来,撒的遍地都是。

    那场面,已经完全可以用来当至少b级制作的血浆恐怖片(这玩意就没有a制作)的素材使了。然而,这还并不算完。独眼巨人们做出了标准的投铅球动作,猛烈挥手,就这样将自己吃了一半的地精呼啦啦地扔了过来。

    必须要承认的是,独眼巨人除了其独眼能够释放的天赋死光,光是凭身体能力也足够在食物链最终端占据一个位置了。强弓硬弩达不到的距离,他们居然能硬是凭着蛮力扔过来。那些残破的地精尸骨,仿佛是被抛石机砸过来的碎霰弹似的,呼啸着飞过了三十多米的穆博海尔河,然后咣地一声直接砸在了诺德人的军阵之中。

    如果都是一群普通人,大约是会被这种肉(喵)弹攻击轰得当场崩溃吧,但对于这群正在河边列阵的精锐诺德士兵来说,对方这样的攻击,除了恶心人,其实根本造不成什么伤害……或者说,只要是恶心人便足够了。

    “真是尴尬啊!奥利维尔殿下。”老伯爵脸上无悲无喜,这样低声地叹了口气。

    “……是啊!我刚才算是说了一堆胡话,现在倒是可以确定,兽人的后方一定是遇到了相当麻烦的问题!”这个怎么看都不太适合穿铠甲的青年,也露出了无奈的表情:“这种玩法其实相当不符合兽人的种族性,他们现在应当是在承受着相当大的压力啊!”

    诺德人中理智派很容易就透过现象看本质,从敌人出乎常理的行动估算对方的动向,但普通的将领却没有这样的智商。亦或者说,大多数的诺德将领和骑士们其实都是彻头彻尾的武斗派,身体往往动得比脑子快得多。

    看看河对岸的兽人吧!在丢了地精肉(喵)弹之后,居然还转过了身,对着这边拍打着肥硕的臀(喵)部,发出了呜呜哦哦的声音,可真的是越来越像发(喵)情的没毛猩猩了。

    然后,其中一个特别大只的独眼巨人,还伸出了手,对着这边的山坡,冲着山坡下的阿尔托莉娅,做了一个相当下作的手势!

    这能忍?

    “殿下,打吧!”

    “殿下,我们打吧!”

    “是啊,绝对不能让那群低贱的蛮子这样嚣张下去了!”

    ……等等,阿尔托莉娅不才是统帅吗?为什么大家都围在奥利维尔身边请示啊?难道这群家伙都下意识地把骑士公主殿下当成吉祥物了吗?

    然后,却只看到骑士公主的兄长,怎么看都像是个街头流浪艺术家,披着华丽甲胄也依然有点沐猴而冠嫌疑的奥利维尔殿下,看着大家,露出了深沉而凝重的表情,语重心长地道:“……大人们,不能打啊!”

    随后的发展,大约便是一位冷静睿智沉稳的优秀统帅,对大家的思想教育课了吧?可是,在这个时候,从方才便一直没有出声的骑士公主,却忽然幽幽地叹息了一声,轻声细语地道:“那里的雪山,可真美啊!”

    ……大家面面相觑,一时之间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台词来应和,场面一度非常尴尬。他们这才意识到,从一开始,自己那英明神武正直公平(以及美丽可爱温柔善良)的司(ji)令(xiang)官(wu)就是在冲着那边的雪山发呆。

    “是的!真美……”她望着雪山,又喃喃地补充了一句。

    奥利维尔心说要完。这姑娘哪里只是在发呆,分明就是个正在思春的少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