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小说 > 唐朝工科生 > 第九章 斗智斗勇

第九章 斗智斗勇

    汉阳钢铁厂二期投产之后,江汉观察使府的预期统计,二期一号炉生铁年产量是八百万斤,但钢产量依然提不上去,老办法笨办法依然是一起上,数据没办法看。

    不过因为生铁产量的大大提高,仅仅是汉阳钢铁厂一期,几乎就相当于隋朝巅峰全年的生铁产量,而这个数据年增依然是大幅度乃至倍增式增长的。

    按照张德的估计,石城钢铁厂、汉阳钢铁厂加上唐朝各地的旧式制铁作坊,生铁产量一年超八万吨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贞观十六年入冬之后,外朝民部、工部、兵部,都预计来年的铁料产量保底应该是两亿斤。

    新探明的铁矿数量,较之贞观十年,多了二百余处,朝廷认定易开采的,也有三十余处。

    只是张德并没有把火药流露出去,哪怕是在草原见识过烟花爆竹的李思摩,也并没有意识到当年把铁勒人吓尿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当年弄死夷男的时候,李思摩上报给他老板的报告,也只是描述了一下某条江南土狗,似乎弄了个很酷炫的玩意,把铁勒杂种吓了一跳……

    至于老张自己偷偷在汉阳试制了九门填装十斤炮弹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估计老疯狗看了一眼,也只会说一句:哎哟,这个**。

    如果战斗力不错,那么李董可能就会拿这九门炮放洛阳宫门口,给个御赐名头,比如“大唐新制九鼎”啥的。

    往后有不服帖贞观大皇帝陛下的,跑来想要掂量掂量九鼎的份量,估计难度系数不小。

    鼎之轻重变成鼎之口径,没什么毛病,一个意思。

    氪金小霸王学习机的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相当光明的,老张很想施法弄出几万吨的钢产量而不是铁产量,然而没有施法材料,对着高炉狂撸,也撸不出什么来,搞不好白浊太多,还把高炉给撸爆了。

    再一个,李董从种田大户变成包产大户再到资本大户,其演变也就是十来年的光景。老张从来都是以最高智力标准去揣摩“千古一帝”的,这种在历史上光彩夺目的狠角色,当他发现了新的工具新的玩具时候,有没有专业人士玩得好不知道,但是吊打业余选手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巧了,老张非法穿越之前,特么的就是业余选手中的失败者啊。

    江南土狗唯一能够保证的,就是自己绝对不会去给李董“铸九鼎”。口径即正义,射程是真理,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所以说,不管李董跟五姓七望如何死磕,亦或是抬举谁谁谁来做驾前猛犬,都和江南土狗没关系。如无必要,安心种田,偷偷摸摸挖帝国主义墙角即可。

    至于哪天李董觉得苗头不对,想要玩人族“全家老小一波流”,老张也能淡定从容地应付,毕竟,他和李董玩的游戏不一样,他玩的是塔防……

    “耶耶,耶耶!”

    坐在肩头的张洛水指着不远处的天竺艺人在那里表演瑜伽,还顺便嘴里喷火,兴奋的双手狂拍。

    而站在一旁暗爽的张沔,正眉飞色舞地舔着糖渍山里红,小小的挎包中,塞满了各种零嘴,时不时地还摸出一把,递给同样吃的飞起的阿奴。

    “二郎,你真聪明。嘻嘻。”

    阿奴偷偷地小声说道。

    听到阿奴的称赞,张沔猫躯一震,眼珠子鼓在那里,偷瞄了一眼自己的亲爹,然后竖起一根食指在嘴上:“嘘……”

    “嗯嗯嗯嗯嗯……”

    阿奴连连点头,冲张沔挤眉弄眼。

    对他们来说,想要让张德带着出来玩,简直难如登天,然而有了张洛水,那就不一样了。别说最好玩的几个铁杖庙,就算是去看“蛟龙出水”这种高风险活动,也是半点问题都没有。

    自从张沔看过扬子鳄从水里飞起来咬住悬在半空的活鸡,他就念念不忘,可惜央求了亲爹几十回,都是敷衍了事,一次都没有去成。

    唯独张洛水来了武汉,这才看了一回,然后……入冬了。

    这对张沔产生了极大的心灵挫伤:你是蛟龙啊!蛟龙啊!传说中的神兽啊!你……你怎么可以冬眠呢?!

    “哇!”

    当看到一个天竺艺人居然悬浮在半空,诸多围观的百姓都是惊呼起来,张洛水更是惊叹不已,连连大叫。

    至于张沔却是撇撇嘴,对兴致勃勃的阿奴道:“孃孃,这都是障眼法,那人手中的拐杖,上面有个承托的支架哩。只是长袍遮掩,便看不出来,倘使我上去,立刻拆穿了他的把戏。”

    “诶?!我还以为真有高人呢。”

    “这算甚么高人,临漳山书院的学生,把戏比这个还多。得空了,便去那里看看,保管孃孃大开眼界。”

    “可是阿郎又不爱带我出去玩……”

    “孃孃莫急,包在我身上。”

    张沔一脸自信,偷偷地瞄了一眼骑大马的妹妹,心中暗道:家去的时候,给雪娘带个铃铛好了,要不弄个叶子折的虫儿,得哄着开心。

    回家路上,老张也是相当的满意,拍了拍肚子:“没曾想,偶尔出来玩耍,倒也算是散散心,精神也清爽了不少。”

    阿奴听了,在一旁偷偷地嘟嘴撇嘴撅嘴,自顾自地剥着开心果,塞到嘴里嘎吱嘎吱吃的开心。

    而马车天鹅绒的软垫上,侧卧睡着的张洛水,嘴角还带着微笑,显然是玩的极为高兴。

    至于老老实实坐在一侧的张沔,目不斜视姿态规正,只是双手缩在宽厚的绒布衣袖中,掰扯着手指头,默默地算着今天自己支出了多少钱。

    算完之后,张沔嘴角一弯,看着玻璃窗外的街景,神色颇为得意。

    他骄傲。

    同样为自己的闺女冰雪聪明活泼可爱天真烂漫而骄傲的某条江南土狗,刚到家门,就觉得有不祥的预感。

    之所以有不祥的预感,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熟人,长孙无忌的一只圈养儿子长孙濬。

    “三郎,你怎么来武汉了?!又怎地在门外这般站着?”

    老张一脸的惊讶,堂堂中书令老大人的公子,怎么可以这样怠慢?太不像话了。

    正要下车好好地教训教训门房秦大哥,却见长孙濬挤出一个笑脸:“哥哥,小弟这就走,这就走的。此来就是送个人,送个人……”

    见他神色复杂,张德一脸狐疑:“送的谁?”

    “我一个表妹。”

    “……”

    踏出车门的那只脚还没落地,赶紧缩了回去,回到马车后,老张拍了拍前窗:“去汉阳!去汉阳!”

    驾车的老把式一听宗长这么吩咐,叫了一声“好嘞”,就奔浮桥去了。

    而长孙濬双眼圆瞪,嘴里还念叨着:“表妹还没过江,我这是过来先报个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