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轻松加愉快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轻松加愉快

    这钱大方、窦衡等人原本都是冲着那些俘虏来的,真心没有怎么去考虑那穷山恶水,因为这仗都还没有开打,那穷山恶水最终是谁的还不好说,但是一旦开战,俘虏是肯定会有的,这个是常识,尤其对方还是高句丽,唐朝一直在对这地区用兵,一直都是压着对方打,就没有在自己的地盘打过。

    而如今韩艺突然抛出一个“穷山恶水”来,窦衡、邹凤炽、张大器等人,悔的肠子都青了。

    因为他们不但缺人,还缺木头,当初韩艺为了限制了山林砍伐,提出以木换木的政策,你要想砍树,那你得先种树,这就很麻烦。然而,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这木头是越来越值钱,因为这年头可没有塑料,虽说高句丽那都是穷山恶水,但好歹也是一座山呀,对于他们商人而言,高句丽的资源还真不算少。

    “连地都可以买?”

    钱大方是目闪精光。

    这古人玩别的不行,但是玩地那都是行家,哪怕一千年后,也都是如此,这地就是中国人的信仰。

    韩艺点点头,道:“对!什么都卖,只是数量上有所限制。”

    这又玩得忒大了一点。

    商人们都快要哭了,他们当然没有将所有家底都给带来,绝不会影响到自己的买卖运作,只不过要是亏了,未来两年,扩张就别多想了,但是如果获得充足的劳力,那他们都将会一日千里,因为他们已经打开了很多以前封闭的市场,可惜没有足够的货物供应,就是因为缺乏人力,再加上朝廷要征收奴婢税,这更是雪上加霜。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在没有得到韩艺肯定答复前,就急忙忙赶了过来,因为太缺人了,但是如今看来,钱还是带少了。

    宇文修弥道:“那不知这土地又如何买卖呢?”

    韩艺没有做声,而是让熊弟将他的包袱拿来,随后又从包袱里面拿出一张报价单,递给他们。

    钱大方他们立刻围聚过来。

    这报价单上面,非常明确,明码标价。

    俘虏是分三六九等,这个唐朝以前的奴婢法案上面就已经有明文解释,直接照搬就行了,最贵的十贯钱,最便宜的一贯钱。

    山林、水产、土地、煤,真得就如韩艺那句话,只有有的,都卖。

    这一份报价单对于他们而言,那是非常诱人的,因为他们如今缺少的就是资源,这些可都是他们所需要的,真是看到什么,都觉得是自己所需要的。

    钱大方突然问道:“这万一没有消灭高句丽,那咋算?”

    韩艺道:“如果让你给说中了,那咱们就一块去跳海,一了百了,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钱大方尬笑几声。

    韩艺又道:“你们要记住一点,这事跟朝廷没有关系,陛下只是将让我全权管理这一切,若是有风声传出去,影响到陛下的名誉,你们就别担心自己的钱,而是要担心自己的命。”

    “这我等知道,我等知道。”

    他们只是求财,其余得都无所谓。

    韩艺点点头,又道:“你们先看着吧,我出去走走。”

    “啊?是,是。”

    这报价单出来了,那他们当然得仔细的研究一下,如何利用有限的资金,购买对自己最有利的组合。

    韩艺也非常识趣的离开了,因为他是卖方,有些问题不便当着他的面讨论。

    刚出宅院,小野便道:“小胖,我们去那边树林里面看看。”

    熊弟难得跟韩艺、小野出来浪,非常激动,点点头,又道:“韩大哥你去么?”

    韩艺道:“我不去了,你们注意一点,也别走太远了。”

    “哎!”

    两个人立刻往那边走去。

    他们刚走不久,元哲就来了。

    元哲微微拱手,然后小声道:“姑父。”

    韩艺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才道:“干得不错。”

    元哲道:“其实我并未做什么,是姑父你料事如神。”

    韩艺摇头一笑,又道:“如今是什么情况?”

    元哲道:“这比我们预计的还要顺利。最近这些年,整个山东地区都没有发生过天灾**,而且这里土地肥沃,年年丰收,家家户户都有不少存粮,那些地主就更加不用多说,他们的粮仓都已经放不下了,有不少地主将粮食卖给契丹人,可契丹人能够买多少。我们来得时候,整个河南道的粮价只在五文左右,而如今的话,青州、莱州、登州三地的粮价已经涨到了十五文钱。而且正如姑父你所料的那般,关于那些消息放出去之后,如今许多地主都不肯卖粮食给我们。我看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来找姑父。”

    韩艺道:“那如今这些商人已经买了多少粮食?”

    元哲道:“如今还有许多商人在附近购买粮食,我估计应该能够达到五百万石左右。”

    在民间光扫五百万石粮食,而且不是朝廷强行征收,这绝对是一个记录,也可见这山东地区的富裕程度。

    当然,这里的普通百姓可是拿不出这么多粮食来,这基本上从那些大地主手里买来的,因为唐朝的税收非常特别,你说它公平也行,不公平也对,因为唐朝的税是根据这人头来算的,而且奴婢还不需要交税,等于你有一万顷田地,你也只需要交一个人的税,跟有一亩土地的百姓是一样,这对于地主而言,真是不要太爽。

    而且这山东地主又多,他们手中的土地也多,几乎都是庄园模式。因为唐朝建国的初期,有大量的无人区,这隋末人都快死光,是有地没有人种,唐朝根本不需要将全国土地国有化,也不需要打倒地主,重新洗牌,只需要将那些无人区国有化就行了,然后在合理分配给百姓,等于那些地主的土地一直都没有动他们,他们就一代代传了下来,并且期间还兼并了不少国家的土地。

    这些年又年年风调雨顺,大家都囤积了不少粮食,而且又不发生天灾,百姓家中的存粮也不少,江南那边又出现二季稻,洛阳就更不缺粮食了,你要粮食运送到江南去,就如今江南的粮价,运费都赚不回来,还不如直接烧了划算,等于这粮食卖都不卖出。

    元哲来的是恰到时机呀,整个过程非常顺利,那些士族、地主都爱死这些商人了,因为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货币变得非常重要,而货币又都集中在长安、洛阳商人的手中,这粮食卖不出去,但是货币可以购买许多东西,这真得是各取所需。

    其中百姓估计也就贡献了百分之十左右,因为钱大方不仅带了钱,还运送了不少商品上来,这长安手工作坊可是已经非常发达了,他们的商品便宜又好用,这地区的百姓都拿粮食来换一些生活用品。

    当然,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韩艺算计好的,眼中并没有什么波澜,稍稍点头,思忖着说道:“再加上本地的商人和地主,以及这附近州县屯有的粮草,想要突破一千万石,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元哲道:“但是这会不会多了一点,咱们大唐出兵最多也就是十万,而如今这些粮草都是商人自己运送到这里,朝廷目前连个押粮人都没有派,整个运输的过程中,也消耗不了多少粮食。”

    韩艺笑道:“只要能够消灭高句丽,这一千万石粮食又算得了什么,就算不打仗,这么多人,也得吃这么多粮食,这粮食总得消耗,又不是拿去喂猪,再者说,那高句丽虽是穷山恶水,但是这点钱还是值得。”

    元哲呵呵笑道:“这倒也是,只愿我们能够一举消灭高句丽。”

    韩艺道:“这是必须的,陛下已经说了,此战不和,那就是一定要消灭高句丽,司空他们都憋坏了,我看胜算还是很大的,否则的话,我不会接这笔差事。”

    韩艺只在这里待了一宿,跟他们商量一下,到时如何交易,这种买卖不能光明正大的做,毕竟有伤天理,得有所为的“默契”,这方面还得安排一下,至少吃像别太难看了。

    第二日,韩艺就出发前往莱州府,钱大方他们倒是没有跟去,因为他们还得计算计算,这不是一笔小买卖,毕竟牵扯到很多方面,他们也没有做过这种买卖,都显得非常小心谨慎。

    行得半日,便来到了莱州城。

    只见城门前站着一些人,正是他的副使,观国公杨思训。

    “观国公,你这么做,韩艺可真是承受不起啊!”

    韩艺赶忙下得马来,连连拱手。

    杨思训呵呵道:“无妨,无妨,反正我也清闲的很。”

    韩艺笑着点点头。

    杨思训见他并不感到惊喜,心里已然明白过来,笑道:“韩尚书,你真乃神人也。我押送过几回粮草,可从未如这般轻松过,你是不知道,就这几日,我天天坐在官署里面,就听着下人来汇报,又有多少粮草运送到了粮仓,真是。”

    言语之间非常激动,说到后面都已经不知该如何形容。

    通常这后勤总管,天天得计划各地运送多少粮食来,派多少人,走哪条路,这路上会损耗多少。像这种规模的战役,这押粮官不忙得老几岁,那是不可能的,可如今倒好,每天起床,下人就来汇报,今天又有一万石粮食入仓,下午又有五万石入仓。

    因为商人都是从附近购买,可以直接走水路,运到莱州来,这地区水路是相当发达,这一路来,就一路买,非常迅速。

    如果是朝廷的话,每个州都得运送粮食过来,而且还得相互扯皮,如今各州县都挺清闲,这人力物力也腾出来了,故此进行非常从容。

    韩艺笑道:“我初来乍到,还是尽可能的低调一些。”

    杨思训哈哈一笑,当初在长安时候,他是夜不能寐,可来这里之后,睡得比谁还要香,这太有意思了,因为他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粮食运来。

    韩艺又道:“李敬业他们呢?”

    杨思训道:“我安排他们在仓库、码头那边帮忙,不过说真的,他们还真能帮上一点忙,因为他们都识数认字,而且又是贵族出身,许多事由他们出面,反而更好一些。”

    韩艺笑着点点头道:“那就好!”

    二人在城门前交谈少许,然后便一同入城,不过城内倒是没有韩艺预想中的那般热闹,倒是有不少士兵巡逻,可见已经进入了战备状态。

    来到莱州府,刚刚入门,就听得一阵爽朗的笑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呀!”

    正是苏定方老将军。

    韩艺抱拳道:“苏将军别来无恙了。”

    苏定方抚须哈哈一笑,红光满面,声若洪钟,神色飞扬,显得十分高兴,他当然想打仗,这么大年纪,还不建功立业就没有机会了,这种规模的战役,而且有着特别的意义,皇帝能够调他来,他开心死了,接到李治的诏令,就快马赶了过来。

    韩艺又道:“真是没有想到苏将军这么快就赶来了。”

    苏定方摆摆手道:“可不算快了,这都已经开战了。”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