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前辈

    齐国多山,百姓多彪悍,山林间也常有匪帮出没,横行无忌。

    因而单人或少数几人出行十分不安全,除非武艺高强,艺高人胆大之人,要不然都是伙同行商一同上路。

    鲁家商行就是齐国境内一家有名的大商行。

    陈子昂一行人半月之前就在留郡加入了一个鲁家商行的队伍,一同前往迷雾山脉。

    说起迷雾山脉就要提起被迷雾山脉包围的大乾。

    大乾位于这个世界的正中心,立国已经有数千年之久,传承超过了百代帝王,这对于陈子昂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大乾内有十九州,豫、平、雍、凉、徐、青、幽等,京城所在之地名为中州。

    境内有六大派。

    与陈子昂有交结的金刚宗,屈潇阳所在的太玄派,自己这具身体曾经有位二姐被送往的碧月派都是其中之一。

    另外三派则是号称万法皆通的万象门,道门大派长生教,以及专攻杀伐之道的御剑山庄。

    六派各占一州之地,万里之内的地域都是它们的宗门驻地,州内的官员任免一应事务都有这些门派安排,俸禄却要大乾朝廷来出,可谓是霸道至极!

    至于魔门,按照约定俗成的规矩,六派宗门驻地与京师中州附近不得出现,其他地域则任由这些魔教妖魔横行。

    但大乾境内有六大派在,功法传承完善,先天高手众多,魔门之人通常都是独行,因而很少出没在大乾境内。

    而在大乾疆域之外,则是一圈奇迹般耸立的山脉,山脉纵深百里,终年云雾缭绕,不辨方向,只有某些地方会因为种种关系出现一道道真空地带,这也是大乾与以外各国交流的主要通道。

    齐国境内这样的通道有三个,其中一个就是陈子昂一行人前去的目的地——阳台。

    前往阳台的路上,齐凝正一脸担忧的看着陈子昂。

    “恒平,你真的没事?可看你的脸色可很不对啊!”

    陈子昂咧嘴笑了笑,摇头道:“凝姐不用担心,我可是一位高明的药师,我的身体什么样我还不清楚吗?我只是精神疲倦,没什么大碍的。”

    但是不管他如何解释,齐凝也是不信,屈冰彤更是掏了钱财来雇了一辆马车,专门让陈子昂休息。

    其实陈子昂的情况正如他所说,却是没什么大碍。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体内的魔胎。

    躺在几层麻布垫底的车厢内,陈子昂的身体随着马车的前行而不停晃动,他的双眸已经闭上,心神全都沉入到身体内部,那不停跳动的心脏之上。

    回到这个世界,步入先天的他对于自己的身体掌控已经深入到了灵魂,也发现了自己身体的不对。

    虽然对于肉身仍然了若指掌,运行流畅自如,但神魂的感应中却总是传来不适之感。就像是在操纵他人的身体一样,有些不自然。

    不用多想,他也能猜到是那魔胎搞的鬼。

    魔胎每时每刻都在往自己的身体内输送能量,那一股股黑色的气息没入血液,随同血液的流动流遍整个身躯。

    而要夺舍,就像那仙境的大师兄苏阳所说,碧波老祖哈元生必定会在魔胎里留下残魂,那残魂定然会与那融入自己身体的黑气相连,因而也会对自己的身体具有掌控力。

    这才造成自己无法完美无瑕的掌握自己的身体。

    而既然回到了这个世界,陈子昂首先想到的自然就是能不能试着解决体内的魔胎这个问题。

    体内不停跳动的心脏不同于他人的血红,而是血红中透着股深黑,非是那种不自然的黑,而是黑的发亮,黑的让人见之就头皮发麻的恐惧。

    而外面,一朵泛着幽幽之光的青莲紧紧的包裹着心脏,并伴随着心脏的跳动,一缩一涨。

    青莲之上绘制着密密麻麻的金色篆文,望之让人心神一静,神魂中像是听到了诸佛禅唱之音。

    也是因为这加持了降魔经文的青莲在身,哈元生的残魂才只能龟缩在心脏之内,无法对自己产生影响。

    这朵青莲应该是只针对哈元生的残魂,陈子昂自己沉浸下来的神魂碰触其上,毫无异样,甚至能够没入青莲之内,真切的感受那一股幽深、黑暗的气息。

    曾经看过的万妙心法中那对神魂之力的运用在脑海里流转,最后与自身的感悟相合,六神御刀术为体,化为一道神魂之刀斩向那深深的黑暗之中。

    耳边似乎想起愤怒的吼声,就算是位于青莲之外,陈子昂的神魂也是猛然一震,清醒了过来。

    睁开双眸,脸色虽然越发苍白,但陈子昂的眼中却透着股惊喜。

    ‘真的管用!’

    看样子自己确实能够伤到那体内的残魂,不过估计是自己的神魂之力太弱,几次攻击下来也只能从肉身上感觉到那股不适感再开始消减,表面上却是不见那股气息稍弱。

    闭目下去,虚弱的神魂沉浸入肉身五脏自发带出的光芒之中,缓缓的滋养、恢复,等待着下一次的攻击。

    “下马!”

    前方的鲁家护卫长扯着嗓子大吼,一群人纷纷各自停下来,搭伙的搭伙,独行的自寻吃食,开始了傍晚的休息。

    近二百人的队伍拉扯的老长,不过陈子昂几人因为兜里钱财丰富,所以花了大价钱,安排的位置靠近中心,出事的几率绝对比较小。

    还未吃完饭,夜幕已经降临,周围一圈圈篝火升起,一群人各自找了地方休息。

    等所有人都睡着之后,屈冰彤突然偷偷的爬起来,掂手掂脚的避开几位巡逻的人,没入到一旁的密林之中。

    “前辈?前辈?”

    压低的声音在林中慢慢响起,屈冰彤的俏脸上透着股激动,缓缓的朝前挪动着脚步。

    “我在这里。”

    一个被黑袍紧紧包裹住身子的身影从空中飘下,语声冰冷的开口。

    “怎么?剑法掌握的差不多了?”

    陈子昂压低着声音,以一副世隐士高人的姿态出现在屈冰彤面前。

    “我觉得掌握了,还请前辈指点。”

    屈冰彤声音中透着股兴奋,自从前段日子遇到了这位前辈之后,她几次深夜外出呼唤,估计是自己的诚信打动了这位前辈,竟然真的出面和自己见了一面,而且言道自己曾经与燕山派有些缘分,看在前人的份上,可以在武功上指点指点她。

    对于这位有些神秘的前辈,屈冰彤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不管自己问什么,对方都能高屋建瓴给出回答,而且讲解的深入简出,每每都让她有恍然大悟之感。

    而且这位前辈的所学简直丰富的匪夷所思,轻功、掌法、剑法、刀法、内功,甚至就连不上台面的横练功法这位前辈也能说的清清楚楚,如掌上观纹,纤细必备!

    不过半月之间的功夫,自己在对方的指导下竟然顺顺利利的打通了第六条经脉,而且对于剑法、轻功这两样最擅长的功夫也有了长足的提高,与半个月前几乎就是判若两人。

    因此每次出来,屈冰彤都激动的发抖,可惜这位前辈不让自己把他的事情告诉别人,不然就会再也不露面,甚是可惜。

    自己还想着把齐凝和恒平也叫过来一起拜见这位前辈哪。

    “嗯,施展一下吧。”

    前辈的声音打断了屈冰彤的沉思,心神一定,燕山剑法使出,急如风雨却无声,杀气内敛变不停。屈冰彤的身躯在密林中快速穿梭,却不碰一片树叶,闪转腾挪自有一股灵动之感。

    一套剑法使完,自觉大有进步的她脸上带喜,心情有些忐忑的等着对方的评价。

    “不错!总算可以能够见人了。”

    陈子昂点了点头,其实屈冰彤的武学天分极好,不比她的哥哥差,只是因为教功夫的师傅不好给耽搁了。而燕山上武艺最高的胡药师却是位见不得他人有一点好的变态,因而这一身才华才没能发挥出来。

    “剑法、真气运转、身法变换你都能配合的不错,但功夫是用来战斗的,不是为了好看,也不是你练的好就能击倒对手。”

    陈子昂单手一挥,地上一根枯枝落入手中。

    “实战才是评价一个人的根本,我现在把实力压低到与你一样的地步,我们来比一比。”

    “啊!”

    屈冰彤一呆,脑海中浮现那一日对方操纵自己的身体一剑斩杀三位十二正经几乎全部贯通的高手时的情形,不由得脸上发僵。

    “不要了吧?”

    “怎么?你在害怕?”

    陈子昂淡淡道:“这个世道,妖魔横行,人命在它们看来就如草芥、如圈养的家畜,随时都会来收割一场。要想活下去,而且活的更好,就要变得强大起来!难道你忘了你们燕山派是怎么没的?你的亲人又是怎么没的?”

    “别说了!”

    屈潇阳猛然发出一声怒喝,双眸泛红,长剑一挺已经朝着陈子昂刺来。

    “软绵无力!你的真气在做什么?不要让你的情绪影响到自己的剑法,要不然等你真的面对敌人之时会死的很惨!”

    陈子昂手中的枯枝轻轻一点,屈潇阳手中的长剑就脱手而出,枯枝的尖端就停在了她的咽喉之前。

    “再来!”

    “注意步法的配合,你的这门剑法如果没了轻灵如燕的步法相配合,几乎没什么特色。”

    “不要害怕对方的杀气,只要你能坚定内心,除非对方是精神强大的先天高手,要不然那只是一个纸老虎,只能用来唬人!”

    “防守与进攻如何搭配?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做法,你的哪?难道进攻的时候只知道进攻,防守的时候就只会防守不成?”

    冰冷毫无感情的声音在密林中来回回荡,屈冰彤牙关紧咬,即使身躯已经疲惫不堪,满身汗水沁湿了衣衫仍旧坚持着手中的剑式。

    她知道这样的机会不多,对方说过,到了阳台就会离开,以后也不会再见。

    而能够得到对方这样的高手指导的机会,她绝对不容许自己错过!

    要不然她会后悔一辈子的。

    良久,精疲力尽的屈冰彤脚步踉跄的偷偷回到了驻地,甚至没能注意到附近几个值守兵丁在她路过之时精神出现了一个恍惚,本应察觉的也没能发觉。

    第二日,屈冰彤自然是一脸的疲惫,还要清洗自己的换洗衣物,除了脸色没有陈子昂苍白之外,几乎也像是一位病人一般。

    “你们听说了吗?齐国的京城附近出现了一位魔门中人,是杀魔刀!京城旁边的几个镇子都被他给屠了!现在京城那里已经戒严,而且召集了先天高手朝京城聚集,也不知道是为了保护京城还是要围杀杀魔刀?”

    这一日,商队来到一个小镇,有一个时辰的时间用来休息,不少人都趁着这个机会进镇里购买些路上用的东西,以备不时之需。

    齐凝嘴里念叨着还有什么没买,拉着陈子昂和一脸不耐的屈冰彤在一个针线铺子停下,就听到了这个消息。

    几人对于魔门妖人都很敏感,当下不由得看向旁边蹲着闲聊的几人,注意倾听起来。

    “肯定是为了保护京城了,魔门的人哪有那么好杀,尤其是其中最强的杀魔刀众中人?”

    一人大嘴咧着大吼。

    “那可未必,杀魔刀的人虽强,却向来都是蛮干,不像其他魔刀的人,打不过就会避开。我看京城那里肯定会有一场厮杀!”

    另一人不认同的摇了摇头。

    “管他呐!只要不是发生在我们这里就行,魔门的人那么少,京城那里出现一个,这几年看来我们又能过个安稳日子了。”

    一位面相成熟之人开口,脸色挤出一丝难看的笑意。

    “力哥说的也是,我们还是过我们的小日子为好。”

    几个人纷纷点头,又是一阵闲聊。

    陈子昂几人默默地买好自己需要的东西,也转身朝着镇外走去。

    “咣……咣……”

    锣鼓之声突然从远处响起,一人手拿一具铜锣,边敲边大声的喊道:“魔门的人出现在江城了,魔门的人出现在江城了!”

    “什么?”

    这个消息像是一个飓风一般落在人群之中,掀起一片惊涛骇浪。

    “江城,我们这里的江城?十几里之外的江城?怎么会?怎么可能?不是在京城吗?”

    人群纷乱,齐凝和屈冰彤也是脸色一变,急忙收拾好东西朝着镇外跑去。

    而商队,这个时候也乱了起来。

    “所有人都集合,都集合!我们要马上启程,不再逗留了,魔门的人在这附近出没,我们要赶紧走!”

    护卫队的人一变奔跑,一边大喊。

    陈子昂坐在马车之上,看着纷乱的人群,眼中透着股悲哀。

    魔门……

    真的是祸乱苍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