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小说 > 极品透视神医 > 第443章 做梦入洞房

第443章 做梦入洞房

    石雅更是瞪大眼睛。

    她还是第一次听说,踹一脚能够治好变态。不过又一想,石秀虽然是自己的侄子,但是他做事也太让人恶心了,就得有人教训教训他。卧床两个月也可以,就是得让他反思反思。

    她又看了看窗外,冲楚林点点头,“楚林,刚才谢谢你啊。”

    “客气啥啊,他竟然对自己的姑姑不尊重,我不教训他教训谁?”楚林拍了拍石雅的肩膀,“石雅,你可以回去了,顺便告诉外面的几个保镖,就说石院长偷偷溜出去啦。”

    “我明白。”石雅冲楚林笑了笑,转身走向房门。

    当来到门口边时,她又转过身,微笑道:“楚林,我回去就给我老爸用药,到时候有问题我给你打电话。”

    “这个没问题。”楚林微笑点头,“对啦石雅,以后要是牙疼,可以随时来找我。”

    石雅冲楚林甜美一笑,点点头,转身打开房门走出去,看到外面坐着几个保镖,都是石秀的心腹,问道:“你们都在这儿,石院长呢?”

    几个保镖都一愣,“石总,石院长一直不是在里面房间嘛?!”

    “刚才出来啦,你们没有看到?”石雅摇摇头,“到外面看看吧。”

    几个保镖又是一愣,也不敢打开房门看里面的情况,跟着石雅走出去。

    来到外面,他们突然注意到花园里趴着一个人。咦,那不是石院长,又是那个?

    “石院长怎么会在花园里?”

    “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快过去看看!”

    几个保镖急忙跳到花园里面把石秀抬出来,他们一时间怀疑石秀是不是被人扔出来的,但是又一想,不会啊,石雅可在啊,她是他的姑姑,楚林当着她的面也不敢对石院长不敬啊!

    “别发愣啦,快叫医生看看吧!”石雅毕竟是石秀的姑姑,装作关心地看两眼,急忙冲几个保镖挥挥手。

    几个保镖不敢怠慢,急忙抬起来跑出去。一边跑,他们一边还在纳闷:“奇怪,石院长怎么会出来呢?”

    楚林站在前窗边,看着几个保镖把石秀抬走,冷冷一笑。

    现在石秀是暂时摆平了,一两个月内一定会消停的,现在他最担心的还是天鹰制药集团里面的丁君威。

    这个人一直想为死去的胡先锋报仇,一直想拿陈安开刀,可是到现在为止,丁君威又按兵不动,这让楚林有些头疼。

    丁君威越是按兵不动,越是隐藏着一场惊涛骇浪。

    楚林到现在就忘记不了,薛百惠被一枪爆头的情形,那个神秘的狙击手到现在都没有出现,他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想了想,楚林拿起手机,还是给陈安打个电话:“陈安,你在诊所吗?”

    “楚总,我在啊,正和瞎子瘸子练功呢。”在一间练功房内,陈安光着上身,累得披头流汗。

    “敏慧和诊所的安保工作怎么安排的?”楚林又问。

    “敏慧一直都在诊所办公室里,另外我新招的几个小弟正在外面守着呢。”陈安笑了笑,“楚总您放心,我找的人都有两把刷子。”

    “最近在调查丁君威吗?”楚林又问。

    “在查。”陈安回答,“前一段时间,他出国了,这两天才回来。好像公司里面很忙,他一时顾不上报复了。”

    “千万不要轻敌,他这样做,可能是一种假象。”楚林提醒道。

    “我知道,所以我们一直都很小心。”陈安回答着,来到前窗边,朝着外面大楼和大街观望一番。

    楚林点点头,注意到有几个美女走进院子来,又安排两句挂了电话。

    只见走来的美女正是薛娟颖和丁奕她们。看到薛娟颖脸蛋上带着笑容,楚林想到颖儿应该是把公司企业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哥哥,你能起床啦?!”薛娟颖走进房间,看到楚林站在前窗边,又惊又喜,小跑上前一下搂住他。

    楚林笑了笑,拍了拍薛娟颖的肩膀,“颖儿,公司的事情处理好了吧?”

    薛娟颖点点头,“都处理好啦,我把我妈所有的企业公司都转让出去了。”

    楚林剑眉一紧,看向薛娟颖。

    平常薛娟颖是一个温柔担心的姑娘,还从未这么干净利落地做一件大事。

    “哥哥,不相信颖儿的能力?”薛娟颖笑了笑,“我三百个亿就全都转让出去了,以后我再也不会为它们头疼了!”

    “三百个亿?”楚林不由得摇摇头。

    不说其他人的,就薛百惠的翡翠城也得价值五百个亿!

    “哥哥,其实我比谁都明白,我妈妈打造翡翠城的时候,双手是沾满鲜血的,所以现在我很便宜地转让给了两个正直的企业家。”薛娟颖冲楚林点点头,“我觉得,我别说赚到三百个亿,就是赚到三个亿,我都是赚了。”

    看薛娟颖十分知足,楚林欣慰一笑,又拍了拍她的肩膀,点点头,“颖儿,你做得很对。”

    薛娟颖笑了笑,“现在我把公司都卖了,可以说是一身轻松,下一步我就到你的诊所去上班,可不可以啊?”

    楚林耸耸肩膀,“傻丫头,你手里拿着那么多钱,可以搞其他投资啊,在我的诊所里做事,能有多大出息啊?”

    “哥哥,这个我可就要说你两句啦!”薛娟颖歪歪头,可爱地白一眼楚林,“我们人活着,不能已经浅爱衡量价值。我觉得,我能在我哥哥的诊所里上班,我就很兴奋。另外我喜欢研究药材,希望当个中药大师,在哥哥的诊所里我可以追求我的梦想啊!”

    楚林欣慰一笑,伸手刮了刮薛娟颖的鼻子,“颖儿,你终于长大啦!”

    薛娟颖笑了笑,偎依到楚林胸前,叹口气,“哥哥,我现在唯一的遗憾就是妈妈走了。嗨,我真的不知道,我们和她什么时候可以团聚。”

    楚林轻轻拍了拍薛娟颖的肩膀,没有说话。

    现在薛百惠已经死了,但是他不能说出真相。至于颖儿怎么想就让她怎么想吧,只要她不难过就好。

    突然间,楚林感到肩膀一热,不由得低下头。一看,薛娟颖竟然哭了,赶忙安慰:“颖儿,妈妈出国定居啦,过她的逍遥日子去了,你不用担心。”

    薛娟颖想起妈妈,哽咽起来,“哥哥,为什么我和妈妈一直联系不上?”

    “联系不上也没关系,只要她活得好不就行啦?”楚林又拍了拍薛娟颖的肩膀,“颖儿,我想只要你好好地生活,她就会为你感到高兴的。”

    薛娟颖轻轻点头。

    “还有啊,我觉得你妈妈就适合这种归隐的生活,就一个人,或者是就一个爱她的男人陪着他。”楚林轻轻擦起薛娟颖脸蛋上的泪珠,“你说呢?”

    薛娟颖当然明白她妈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没有仇家报复她,她会不会报复别人。不说其他的,上一次在别墅大院里,她差一点没有把她的哥哥杀死!

    连她哥哥这么好的人,她妈妈都要杀,那么对于其他人来说,她相信她老妈会杀人如麻!

    经过楚林的提醒,她心里想通了。对,妈妈就是适合归隐的生活。以后不见也好,只要她不再杀人,只要她过得好就行。

    “哥哥,你说得对,就让妈妈去归隐吧,她过好她的日子就行啦。”

    “终于想通了,呵呵,颖儿,你在慢慢的长大,应该去慢慢去理解这个社会,去勇敢地面对这个社会。”楚林笑了笑,拉着薛娟颖走向茶几,“走颖儿,坐下来跟我说点高兴的事。”

    “嗯。”薛娟颖偎依在楚林身边,走到茶几边坐下来,笑道:“哥哥,我还真有一件高兴的事!”

    楚林到了两杯普洱,端给薛娟颖一杯,“边喝边说。”

    薛娟颖点点头,接过茶杯,抿了一口茶水,笑道:“哥哥,午睡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咱俩结婚啦”

    楚林一头黑线。这个梦做的!

    “真的哥哥,我就是做的这个梦,当时我可高兴啦。”薛娟颖仍陶醉在美梦中,放下茶杯,双手托腮,一脸的向往,“我们去拍摄婚纱照,去选择结婚的海滨,去置办酒席,去挑选衣服和戒指最后我们就在海滨搭建一个美丽的童话世界,就在里面牵着手结婚了。然后在亲朋好友的注视下,你给我戴上戒指,然后呢我给你一个吻就这样的”

    薛娟颖眯着眼睛,努着红唇靠近楚林。

    楚林往后躺了躺。

    “呵呵,当时你也这么逗,客人们都笑了”薛娟颖陶醉一笑,往前一趴,一下亲自楚林的嘴唇。

    楚林顿时闻到一阵馨香,不得不搂住薛娟颖。

    感觉到她的温暖和馨香,楚林不由得一阵陶醉,真的想把这个吻继续下去,而后再发生一些更浪漫更让人陶醉的事情,可是他非常坚决地轻轻地推开她,“颖儿,你的梦到这里就结束啦?”

    “没有”薛娟颖一脸兴奋地说,“咱俩在大家的注视下走进婚姻的殿堂,而后就入洞房啦”

    “等会儿。”楚林忍住笑,“洞房就在举办婚礼的现场?”

    “离海滨酒店很近啊,而后我们就走进我的洞房啦”

    “我们的洞房会在酒店里?”

    “嗯,我想想”薛娟颖闭着眼睛,可爱地思索,“对啦,我们买的有一套大房子,里面布置了一间非常美丽非常美丽的洞房,而后我们就一起走进了洞房,而后呢”

    “先等等。”楚林又一次打断薛娟颖,“我们没有吃晚饭,空着肚子入洞房?”

    “当然吃啦,这些不重要的过程,可以省略嘛。”薛娟颖闭着眼睛,微笑道,“我们入了洞房,就开始脱去衣服”

    “再等等。”楚林又一次打断薛娟颖,“我们就不去洗个澡啥的?”

    “当然洗澡啦,我说了这些过程不重要,我梦中就省略掉了,我们脱去衣服就躺在床上啦。我叫你老公,你叫我媳妇儿,呵呵我们当时都开心坏啦,而后呢,你很坏就一下抱住我啦”薛娟颖搂住楚林,“就是这样抱的,而后你便开始”

    “开始咬你,对吧?”

    “不是咬我,是”薛娟颖满脸羞红。

    “是抓你?”

    “不是抓我,是”

    “是踢你?”

    “呵呵,讨厌!”薛娟颖呵呵一笑,睁开眼睛来,伸出绣花拳轻轻打起楚林的胸膛来,“哥哥,你真是太坏啦,连小妹的一个梦你都不让完成。”

    楚林能不明白其中的暗示,笑道:“我还做个梦呢。”

    “哦。”薛娟颖两眼一亮,“老公,哦,哥哥,这么说,咱俩想心有灵犀一点通喽?”

    “我做的梦就是,就是跟你嫂子周敏慧一起走进洞房”

    “算啦算啦,不说啦!”薛娟颖急忙摇头,“你怎么会做这样的梦,没意思。”

    楚林呵呵一笑,“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正说着,薛娟颖的手机嘀嘀响两声。她掏出手机来,看一眼,冲楚林笑了笑,“哥哥,是丁同学给我发来的微信。”

    丁子腾!楚林想到跟丁子腾的老爸丁君威有关,点点头,“快看看,是啥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