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幻灭

    只有死人才拥有一瘫不起的资格,但凡活着的人,无论遇到什么,都必须振奋,也只有振奋最不让活着成为一种辜负。

    凌晨四点,金碧辉煌的凉家楼梯传来了高跟鞋的噔噔声,它最终在书房门口消没了声音。

    温好深吸一口气,颤着手抬起,她握紧了拳头,最终红着眼敲响了门。

    里面没有回音,她敲的更加厉害。

    这动静惊动了隔壁没睡的凉弋,奇妙的潜意识引导他走出来,一眼看见她,脸色冰冷。

    “你干什么?”他低沉的问。

    温好平静地看向他:“我找爷爷。”

    “你看看时间。”凉弋无语。

    温好还没说话,书房的门便被一双沧桑的手推了开来,随着那双手往上看,是老人复杂无奈的眼神:“你进来吧。”

    温好走进去。

    凉弋看向他们,跟着走了进去。

    凉龙皱了皱眉:“你不去睡觉乱晃什么?”

    凉弋看向温好,侧脸俊美,似笑非笑,“她在这儿。”

    不等爷爷斥喝凉弋,温好已经缓缓回过身,对凉龙说:“这个婚我不结了。”

    凉龙眼底平静,早已在她来之前,收到了她的短信。

    他叹了口气:“凉弋,我帮你劝劝她。”

    凉弋冷笑:“是我惹她的么?!”说着侧脸别向了温好,“你以为凉家是什么地方?我凉弋是什么人?!由得你想怎样就怎样。”

    温好僵住。

    凉弋看着她身姿单薄,一身短袖的长裙,却伸手搂住她,面无表情道:“老婆,回去吧。”

    “不行”温好酸的要落泪。

    凉弋忽然暴怒,不顾爷爷在场,将她刚好压在了她背后冰冷的落地窗上,四目相对,他冷不丁静了下来,用指腹慢抹她眼尾那片湿意,声音低低的,如从最深处的地方传来:“为什么不行,因为,他来找你了?”

    温好不可置信的瞪着他。

    连凉龙都嘴角抽搐了一下,表情不再淡定。

    “很多事情,我不想懂,不想明白,可是,”凉弋苦笑道,“老天容不得我装傻。”

    他捏着她的下巴,黑眸深沉:“不好意思,听到了你和爷爷的谈话,知道了你留下来是因过往被他捏住,明白了你让我为所欲为的理由。一个孩子,换你一生自由,温好,你和过去的你一点也没变,照旧为自己,去伤别人。”

    温好扭头,可是眼泪出卖了她的倔强,将她的脆弱一展无遗。

    他也许不知道,她最不想伤害的人是他,而他现在却在毫不留情的揭露她所有的不堪。

    可是,凉弋,你没有经历过我所经历的,你不知道我经历一切的时候怎样的惶恐不安,你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这样评判我呢?!

    事到如今,温好伤心到了一定的点,反而淡了心情,“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么正好,爷爷对不起”她低下头,“辜负了你,也暴露了我,从此我不再害怕什么,我和凉家也再无瓜葛了”

    凉弋此刻却在她耳边压抑出声:“你知道吗,你去找他的时候,我就站在另一房间窗前,刚刚好见到你迫不及待的背影我让人跟踪调查你,方法很卑鄙,却奏效,你资料上和你牵连那么深的人终于出现了。”

    温好咬着后牙龈,仿佛正在经历酷刑。

    “他一来,你便走,毫无不舍。我们之间,仿佛真的只是一场你与爷爷的交易。我讨厌你对我,没有半点在乎,我讨厌明知道一切的我,还是一步步被你牵着鼻子走。我一直都在给你机会,主动权由你紧紧抓在掌心,我安心的做个傻子,我心里想,就这样吧等你我有了孩子,你总会舍不得,过去总会淡掉,我们才是一辈子。”

    不理听着这一句一句的温好已经彻底震惊,凉弋继续抚着她的脸,低垂看着她说:“我愿意被你骗一辈子,等着你假戏真做,可是我忘了问,你愿不愿意骗我一辈子。”

    凉龙一时之间也无话,完全不知道凉弋竟然已经对温好感情深到如此地步,由此他们必须分开了

    温好不是个好女人,怎么能和凉弋在一起!

    他不过是想借她的腹,为凉弋延续子嗣,等凉弋离开了,留个念想给他罢了!

    凉龙刚要阻止他们继续对望下去,凉弋用暗哑的嗓音却已继续说了下去:“你知道我今天晚上为什么生气么?”

    “因为明白你,真的什么都不愿告诉我,甚至连骗都不愿意骗我,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看起来那么难受温好啊,你真的只是把我当成了一个利用品而已,对吗?!”

    凉弋背过身去。

    温好消化着这些话,情不自禁的朝凉弋踏出一步,凉龙一见,暗地里凶狠的瞪了温好一眼。

    而这一眼,让温好彻底对命运投降。

    她是一个不配拥有幸福的人。

    她把伸出的那一脚慢慢收回,时光忽然无限漫长,眼前的那个人啊,本来就值得最好的人。

    而她,在跌宕的人生剧本里,早已为自己准备好了孤独终生的结局。

    她的心动快速僵硬,心脏麻木的跳动着,和当初被父母赶出来的状态一模一样。

    “是。”她说,“爷爷利用我,而我利用你,爱是什么,感情?我早就全部都消耗在另一个人身上了。”原来感情,是没有句点的,总有那么一个人,把你复活,吻你苏醒。

    “加上我天性自私,关键时刻当然为自己着想。”及时和你毫无关系,就不会有人打扰你了吧,还你平静,竟然是我最后最想做的事。

    “真相都被掀开,原来谁也护佑不了谁,所以就这样吧,我明天就会和许霆回去了,你不必管我死活,从此,也不必再见。”希望你不要再想我遇到你时的那样,那个样子不是凉弋该有的样子。

    不要再流浪了,凉弋,回家吧。

    很久很久后,温好听到凉弋回了一句,嘲讽十足:“多谢你让我看清事实,说来,我不吃亏,就当空出来一段浑的时间,玩了一个女人你命真是苦,嗯?”

    于是,温好离开凉家的过程,异常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