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小说 > 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 > 第912章 怀疑当年

第912章 怀疑当年

    如今想来,那孩子也并非有心,大概是太过愤怒,毕竟一个是自己深爱的男人,一个是自己信任的姐姐,却没想到她会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

    或许那丫头一开始就知道泽楷是因为慕言对慕寒生下药,但错误铸就,孩子无辜。

    必然也是考虑到了孩子,才会在最后当真一走不回。

    “过去许多事情不知情所以看不通透,当一切都知晓了”慕世勋顿下来,好像是在思考接下来该说什么。

    斟酌了下言辞,才又继续,“昨天寒生走后我想了很多,当年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呢?”

    为孩子找一个完整的家,慕家的骨肉他不可能让流落在外,而且那个时候孩子也已经有了记忆,他根本无法将他跟生母分开,一番权衡,最后委屈了慕语与慕寒生。

    再加之后来目睹慕语出手伤害慕泽楷,老爷子当时心思也就越发坚定。

    当年,管家也一同目睹了全过程。

    泽楷少爷本就有凝血障碍,又是慕家的稀有血型,好在慕家还有些实力,如若是普通家的孩子,怕是早已经

    老爷子也是这件事开始,对那孩子生了意见。

    “如果说当年慕语小姐是得知二少奶奶是故意给二少爷下药,那之后许多事情是不是都要推翻了重新去看?”突然,管家给出了一个大胆的揣测。

    而这一点,慕世勋也早就已经想到了。

    当初,他们都以为一切不过是意外,慕语将所有怨气发泄在慕言与泽楷身上这并不公平。

    可如今得知这事情不是意外,有因有果。

    “老吴啊”慕世勋靠着沙发,突然轻轻的叹息了声,眼神有些浑浊,那一声老吴,道不尽的沧桑,“年轻的时候最不怕犯错,什么都敢做敢当,可如今”

    如今之后慕世勋并未继续说下去,可管家吴伯却明白。

    “老爷子,您也别想了。不管过去,是以自此,一切就交给二少爷自己去处理吧。”

    慕世勋点点头,“给下面的人一点讯息,不要再拦着了,之后的要怎么样,随他们吧。”

    只是

    “你给我订一张去海城的机票。”突然,慕世勋又道,顿了下又补充道:“不要让他们知道。”

    这个他们是谁,管家清楚。

    但

    “您要一个人过去吗?我陪您吧。您这一个人外出我这也不放心,而且孩子们也会怀疑。”只说订去海城的机票,管家就明白了老爷子的用意。

    慕世勋点头,“你去办。”

    管家点点头,转身出去,刚到楼下准备打电话订机票的时候,见徐乐宁进来,“大少奶奶。”

    “吴叔。”徐乐宁换下鞋子,单手撑腰的捏了捏眉心,“爸,起了吗?”

    “老爷子一早就醒了,现在正在书房了。”

    “那我上去找爸。”徐乐宁看着出现在楼梯口的老爷子,立刻上前将人扶了下来。

    经昨天一事,老爷子一夜未眠,精神上有些跟不上,也不拂她好意,就着她的手下了楼。

    徐乐宁看着老爷子不怎么好看的脸色,秀眉微拧,“您一晚没休息吧?”

    老爷子不答,只问:“泽楷怎么样?”

    “吴叔,麻烦你让厨房准备一些安神的汤。”徐乐宁转身去拿医药箱的时候嘱托。

    “爸,我先给你量量血压。”昨夜老爷子动了大怒,血压肯定高了,可出了泽楷的事情也没能第一时间给老爷子检查。

    这会让他去医院必定也不会答应。

    老爷子摆摆手,“没事。那孩子的手怎么样?”

    那样一拳下去,泽楷的脾性随了他父亲,那一拳下去怕是没给自己留一丝余地。

    年纪轻轻,可别废了一只手。

    “您别担心,泽楷没什么大问题,轻微骨折,修养一段时间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徐乐宁可不管老爷子愿不愿意,直接拿过老爷子的手就给他测血压。”

    慕世勋倒也没过多拒绝,任由她给自己做一些简单的检查,而老爷子则微眯着眸沉思。

    “爸,药吃了吗?最近你情绪得悠着点,可别像昨天一样了。这血压比之前又高了,再高身体该承受不住了。”

    慕世勋如何不清楚自己的身体,可那糟心事一件又一件的,哪里又是自己可以控制得住的。

    徐乐宁收拾着药箱,又听老爷子问。

    “敬阳呢?”

    “部队来了电话昨天夜里就回去了。”

    慕世勋点点头,瞧着徐乐宁淡静的模样,心底多少有了些安慰。

    好在这一对争气,性子恬静安稳,不会让人操心。

    “你也上去休息会,昨夜一宿没睡吧。”

    徐乐宁笑笑,“爸,我没事,您别担心。”

    她是医生加班是常有的事情,一宿也不至于对她有多大的影响。

    “那也得休息。你是医生,不对自己负责也对病人负责。医生时刻保持最好的状态才是对患者最负责任的态度。”

    徐乐宁也不反驳,笑着点头应着。

    “先吃点东西再休息,还没吃东西吧。”

    “爸,我晓得,你别操心我了。让吴叔陪您出去走走,我等会上去睡会。”

    慕世勋点点头,唤来吴叔陪自己去花园里散步舒心。

    徐乐宁瞧着老爷子的背影,老了,身体自然萎缩,饶是老爷子身体挺得再笔直也依旧无法掩饰佝偻的背影。

    轻叹一声,她抬手捏了捏眉心,昨天的事情饶是她也有些难以接受。

    她怎么都没想到过去那般温柔娴静的人竟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慕世勋松了口,慕寒生要离婚倒不会再那样困难。

    程序被提上日程,鉴于财产的分割等一系列的问题,并没能立刻签署离婚协议办理手续。

    慕言还在垂死挣扎。

    从慕家老宅出来后她跟慕瑾柔一同回了慕家。

    两人闭门谢客,屋外守着不少记者,离婚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慕言也不能出去。

    慕瑾柔红着眼睛拉着慕言的手,“妈,对不起。都怪我。”

    如果她没有一时沉不住气给慕槿歌寄了那么份东西又怎么会被霍慬琛他们利用来逼她跟爸离婚。

    一切都是她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