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小说 > 荒村乱葬 > 379章 真理疯子

379章 真理疯子

    真理岛,是阴间一处颇有盛名的岛境,为真理琞门门主的第五大弟子宗政术的修行之地,这里在较外围的地方,坐落于一片阴间江河中。

    从九凤山赶过去,也有近千里,距离真理琞门总部的话,更是数千里的距离,毕竟阴间真的太大了,这么遥远的距离,即便是实力天阶一品的高手,也要飞上一两日。

    这几日,我和龙鳞兽四处走动,散布消息,造谣生事。

    髟天一族的一本仙典,被我“送入”了真理岛内,仙典内有禁忌,不是那么容易打开的,捡拾到的那个真理琞门弟子,一定会上交,现在,肯定到达了宗政术的手上。

    真理琞么,以“宗政”为姓。

    一场争夺仙族宝书的大战,就这样拉开序幕了。

    说实在的,即便不死髟天没有嘱咐,我也会搅乱阴间,毕竟东土执法者曾经说过,阴间的老古董,生活过得太安逸了,需要一把火,警醒警醒他们。

    现在,我就要点燃这一把火。

    “宗政术,素闻你出事真理仁慈,这么多同道者,都想一观髟天仙典,我想以你的胸怀不会这么小气吧,就把仙书拿出来让大家共同参研如何?”

    真理岛前,江河水碧波万顷中,一个年轻艳丽地白发女子,脚踏彩云立于半空,向着真理岛喊话,白发女子,看着年轻,其实是活了几百年的高手,她是天麓城的人,极有可能是军师伏婴派来的。

    “东门仙子说的对,宗政术你应将仙书献出,大家分享才对。”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身披兽皮,是九兽山的神明高手,自远空飞来。

    不过真理岛内,寂静一片,一层层守护阵法在流动,隔绝了内外,始终没有宗政术的回音,很显然,宗政术不想交出髟天仙族的宝书。

    不多时,隐藏在暗处的各个高手,不断发出议论。

    “天上传说中的仙术,理应大家共同分享才对!”

    “阴间有句明言,修为有多大,野心有多大,你们真理琞门,不会真想独吞了吧?”

    “当年髟天山谷的一战,我门阀势力,也是死伤不少高手,这遗失出的仙书,绝不可能你们真理琞门独占,不交出来的话,这片真理岛,可能会沉没!”

    “纸包不住火的,宗政术,别以为得到髟天仙书,可以瞒天过海,想沉默躲过去,不存在的。”

    “宗政术,你现在被无数高手包围,插翅难逃,先前的喜悦冲淡了吧?现在与其沮丧,倒不如交出仙书,我们各大势力一起阅览?”

    “别期待有你们真理老古董来了,已经有一些人物,半路拦截了,这个真理岛,就是一个孤岛,不会有援兵!”

    ……

    这时,许多隐藏在暗中的人,纷纷出声,由暗转明,飞上到碧波万顷的江河面上,踏着一朵朵浪花,将整片真理岛围绕起来,一片喧嚣的景象。

    真理岛,这座岛屿并不是很高大,不过当中囊括种种不凡景态,当中平坦的峰顶,宝树常青,叶泛神光,瑶花铺地,馨香袭人。更有诸多灵禽异兽,仙鹤飞舞,寿猿欢跳。

    真理岛外,聚集来了上百人。

    这些高手,每一个的背后,都能牵扯出一个势力,不过此时,也只是围拢,并未有杀伐的景象,毕竟“真理琞门”的名号摆在这,要是没有老古董发话,没人敢胡来。

    否则的话,日后会承受真理琞门的后果。

    将近几个小时的时间,上百个高手,都在口若悬河,在“诛心”言辞。

    站在远处,龙鳞兽无语道,“这些家伙,其实与强盗无异,很多话说得冠冕堂皇,仿佛这个真理琞门,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一般?”

    我道,“天上,估计也好不到哪去吧?”

    龙鳞兽若有所思道,“确实,天上的神明,一个个更是狡诈之徒。”

    半天时间后,真理岛内,宗政术终于开口了,“诸位,非是我宗政术不肯将这髟天仙书相让给各位观看,实在是此事重大,传说我的师叔,就是因为此书而遇害,一直杳无音信,因此我必须要将这书上交到我真理琞门总部,请我真理门主定夺。”

    “宗政术你就不要死皮赖脸找借口了,早点将仙书拿出来。让大家共同参研。”

    “你也不想,这真理岛,变成一片废墟吧?”

    “我们的耐心有限,再给你半个小时。”

    ……

    这些阴间高手,脸色变了,语气开始强硬,准备要动手的节奏了,毕竟喊天喊地的磨破嘴皮子,效果也不是很大。

    “真理在上,永存不灭!”

    “真理在上,永存不灭!”

    宗政术悠悠念道了两句,同样发出重音,“诸位,你们别逼人太甚,我真理琞门的底蕴,不是你么能明抢的,谁敢动手,日后我真理琞门一定杀上门,还这一段恶果。”

    九兽山的一个身披兽皮男子,高大十米不止,手持一把巨大的骨锤,如同一座黑暗神山簇立着,浑身透着残暴的野兽气息,“宗政术,你真是冥顽不灵,以为你是真理门主的徒弟,我们就不敢杀了吗?”

    这九兽山的高手,都是性情残暴之辈,完全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狠角色。

    “真理之门!”

    随着宗政术的怒喝,层层流光笼罩的真理岛,突然冲出一扇巨大的“门户”,一扇高达千丈,跳动真理符号的巍峨古门,似从古老年间横跨而来,散出一股股无形的拘禁之力。

    周围的上百个神明高手,一瞬间如陷泥沼,被那扇巨大的“真理门户”压制了。

    “小小的真理门,就想硬撼我等高手,宗政术,你坐自己的春秋大梦吧!”

    “这不是真理仙门,可以破!”

    一时间碧波万顷的流水上空,飞剑纵横,彩光缭绕,漫天的法宝到到处飞旋,一股股海浪冲起,飞溅长空,如果不是一重重阵法笼罩,恐怕整个真理岛都要沉沦了。

    那扇巨大的“真理门户”,无法承受,很快消散长空中,失去影踪。

    “轰!”

    “轰!”

    “轰!”

    紧接着,那上百个阴间高手,一齐催发可怕神能,无情轰击着下方的真理岛。

    江河在翻腾,虚空在剧颤。

    不过几分钟时间,真理岛硬生生被打穿了,阵法崩碎,璀璨光芒四射间,正中心的岛屿位置,被众多可怕的杀芒,贯穿出一道口子。

    正在苦苦阻拦的真理门弟子,躲避不及,一下惨死了三十多人。

    整片真理岛,肉眼可见,往水底下沉沦了好几米。

    “轰”

    阵口一开,一座座真理大阵无法运转了,更是无法承受杀威,不多时,整片岛屿被夷为平地,当中的一切,无不毁灭,都化为了废墟。

    数百个真理弟子,命不复存。

    站在远空,我惊讶道,“不会吧?这些各大势力的高手,还真敢明目张胆下死手?”

    龙鳞兽道,“这不过是真理琞门的一处据点,可有可无,不会伤及真理琞门的根基,他们幕后指挥的老家伙,都明白这一点!”

    这时,一道光柱炸裂在河面上,无数的真理符号,沉沉浮浮,横推四方。

    “噗!”

    有好几个高手,一下被扫灭,魂飞魄散的结局,更是有不少人,以损失躯体作为代价,勉强活下了一命,是那个宗政术在斗转禁忌之术。

    龙鳞兽道,“能坐镇一个真理岛,那家伙果然不凡啊?”

    我略带惊讶道,“确实恐怖,估计宗政术的战力,与千王棺、石三瞳、君凰雪等,是一个层次的了?”

    见到死伤了十几人,其他高手,一个个杀红眼了,踏空之音不断,潮水一般将宗政术淹没了。

    因为没有援军,宗政术好几次欲要冲破突围,都被强行摁了下去,不过他能独自坚持这么多时间,说明的确不凡。

    突然间,天麓城的白发女子发出惊呼声,“宗政术,你隐藏得好深啊?居然准备临近半步仙王的境界了,怪不得你敢那么横。”

    一语激起千重浪。

    九兽山的高大男子,发出戾啸,“宗政术,你想借助髟天一族的仙术,成就自己吗?不过你没有机会了,今日,你离不开此地!”

    一个半步仙王崛起,预示着其他势力,会遭受更恐怖的无形威胁。

    现在,已经不是简单抢夺仙书了,而是夺命。

    即便宗政术逆天,在我看来,这样下去,迟早也是湮灭的结局?

    “吼吼!”

    “大胆,何人敢乱我真理琞门!”远空,一团青色烈焰冲来,是一个男子,身穿真理长袍,整儿如同一把锋利的坚韧,破空而至。

    “这个疯子,怎么赶过来了?”

    “无限接近半步仙王的疯子啊!”

    “真理门主的大弟子,宗政战,坚信杀伐是真理的可怕人物。”

    “不是说有人拦截了吗?怎么会被他冲破阻隔支援了?”

    正在围杀宗政术的上百高手,见到宗政战出现的刹那,很多人明显露出恐惧的表情,似乎不想招惹那个人物。

    “咚咚!”

    在宗政战的后方,一团鬼火冲天,凝望过去,漫天黑云中,是一个巨大的骷髅头,上边站着一个身披黑袍的男子,是四鬼窟的高手,“诸位无需惧怕,我鬼厉也到了!”

    有人提出质问,“鬼厉,为何这宗政战能脱离你设下的圈套?”

    鬼厉目露怒火道,“本来拦截了,已经将宗政战死死压制,只不过黑暗中,出现了一个大人物,我被他暗中的一股杀芒缠上,浪费了一些时间,故而被宗政战冲破了鬼阵!”

    那个人又道,“到底是谁,在暗中帮助真理琞门?”

    “轰轰轰!”

    宗政战如同一尊魔王,堪比古之大凶,一冲入战局,一下拍出数十道恐怕的掌印,这片江河水都被蒸发一空,乱石穿空中,那些围杀宗政术的高手,不得不避退,有几个走得慢的,爆碎为血雾,当场死于非命。

    “鬼仙术,离魂迷图”

    鬼厉驾驭着一颗巨大的骷髅头,拦截而至,一方阴森森的鬼图,透发出幽冥的森寒气息,朝着疯子宗政战压落而去,天地都昏暗下来了。

    这里,只有鬼厉能与疯子宗政战有一战的资格。

    “真理战门!”

    宗政战乱发披肩,似一个狂热疯子的姿态,他一拳打向高空,一片天都似乎凹陷坍塌了,随即一闪同样可怕的“门户”,倒空冲起。

    鬼迷图。

    真理门。

    对冲在一起,那片区域彻底沸腾了,下风大地的一切地貌,无不遭受毁灭,瞬间变得千仓百孔。

    两个无限接近半步仙王的存在,杀伐起来,果然惊天动地。

    站在远处,目光如炬,盯着那片战场,我开口道,“很期待,后续赶来入局的半步仙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