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小说 > 天才凰后:王爷,矜持点! > 第515章 平定东南,决战无妄(下)

第515章 平定东南,决战无妄(下)

    连蒹葭让海国的人留在聚宝山庄中寻找遗留下来的证据,但是很遗憾这本就是用来掩饰的。

    一个钱庄确是空壳,这样的手笔你说是第三方势力也有可能,因为这个聚宝山庄的建造时间不算特别长,但是也有可能是因为更替了新的主人所以伪装也全都换下,这样就不会成为什么被人关注的百年老店之类的。

    “若水公子,这钱庄的背景想必你应该更清楚一点。”

    若水并没有注意到连蒹葭话中的陷阱,点了下头:“这是做钱庄过去我就注意过,这是大皇子派系的一位官员麾下的,过去我曾经考虑过这里是不是大皇子贪污受贿的证据,但是当时就发现很普通了。”

    “巧了,那么这位官员叫什么?”

    “他叫刘松,是一位很有名气的大孝子,当时还曾想过要拉拢他。”

    连蒹葭看了他一眼:“那若水公子现在准备怎么做,证据什么的如果要收集,那我们现在真的没有。”

    “简单点吧,我们先把这个刘松抓到手上,看看能从他这里得到什么消息。”若水说着说着这目光就飘到了连蒹葭的身后。

    连蒹葭也回过头去,海菱搂着这墨凌的胳膊站在她背后,意义不明。

    “海菱?!”

    “公主殿下怎么会在这里?”跟着连蒹葭一同来的步斐捂着嘴,她应该是所有的地区的统领中见过海菱最多的一个人。

    “我成婚了!这是我丈夫!”

    连蒹葭吃惊的看着海菱,但是一瞬间就想到了一件事情,海菱虽然不是海神殿的人,但是却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既然是在墨凌的身边是不是等同于证明了她和无妄的关系。

    “书生!怎么还没有帮我哥哥处理掉那些无妄的渣滓,而且请她来做什么!”

    “公主殿下息怒,臣妾来就是为了这无妄的事情。”

    “我见过无妄的首脑!”海菱的声音非常坚定:“他曾经拜访过海国,似乎是为了延续什么和平的协约,他们不让我去看,但是我自己偷偷的去看了,那是个特别瘦小的老头子带了一个小男孩。”

    若水赶快上前一步:“那个小男孩有没有什么特征?”

    “若水公子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些情报吗?海菱公主,臣妾必须要多话一句了,为什么你之前没有告诉若水,听你的方才的话,你应该是知道的。”

    “他整日对我夫君喝来呼去的,我没有把他变成玩偶已经是我最大的忍耐了!”

    海菱这样毫不掩饰的骄纵任性,让连蒹葭放心了不少,虽然知道她是聪明的,但是他的反应是不会作假的,从她的性格来说,她必然不会为了别人的事情说谎话。

    “那就说说吧,当时的小男孩有什么特征。”

    “他的头发是棕色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棕色的头发。”

    “那就对了,皇兄的发色比我们要淡很多,小的时候经常被人当做是怪物!”

    一切都像是确定了一样,就像是东南战场上。

    九皇子已经无路可退了一样,汝鄢祁木的挑衅起了作用,九皇子真的让自己的手下的将领去和汝鄢祁木单挑,但是无一例外,汝鄢祁木甚至张开双臂,任由他们打了过来,但是无一例外,这钢甲带来的压力是最大的。

    已经是退无可退,因为这一次决战挑衅,这青国也打了速攻,现在这样一个包饺子的状态,困守一地,空有几万士兵,但是因为长老殿埋伏了起来,而且正面对战只能比拼阵法和硬实力,而因为汝鄢祁木的挑衅,又折损了几乎是自己所有的将领。

    现在只剩下了最后一场决战,没有多余的叫阵,甚至没有阵法,就是一个冲字,也不管投石车砸到的是自己的士兵还是庚明国的士兵。

    承启国的九皇子就像是疯魔了一样,几乎用上了所有的手段。

    “好一个背水一战,他们既然这么给予送死,那就给他们他们想要的!”汝鄢祁木骑在马上,表情中写满了轻蔑,看着这战场血流成河,就连表情都没有变换一下。

    这是发出了决战战书的第七日,这一次自由散漫的战斗,打了整整一个白天,承启国的士兵很多人都丢下了手里的兵器,他们本来就不是完完全全的承启国的人,而是这周围小国的人,他们放弃了拼命。

    等到了月上树梢,这九皇子的身边只剩下了寥寥十几人。

    汝鄢祁木本来想亲自上千,但是却被连虎啸他们拦住,现在这九皇子完全算是失去了一切,很有可能最后一搏,已经胜利了没必要再冒风险。

    摇光立刻拿出了这用来易容成汝鄢祁木的人皮面具:“陛下,奴才替您去。”

    摇光和汝鄢祁木换了一下身上的铠甲,走过去给这九皇子最后一击,而汝鄢祁木则是返回了营帐,这大笔一挥卸下了四个字。

    决战七日,承启伏诛。

    “元帅,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把这八个字贴到每一座城里,要让每一个人都知道!”

    “陛下要去哪里?”

    “青国,皇后现在正在那里和我们新的敌人抗争,朕现在要去帮他,对了从这些小国搜刮一些不错的东西出来,到时候凑足了,就送到这青国储君府上。”

    而连蒹葭那里也是别样的顺利,若水似乎是觉得自己现在的证据足够了,直接拿着这证据去找了大皇子,似乎是准备跟他宣战。

    连蒹葭总感觉有些什么奇怪的,但是这大皇子看到了这些证据的时候,非常淡然。

    “若水啊若水,你还是我们公孙家的人吗?你是不是忘记了我父皇是怎么成为皇的。”

    “你什么意思?”

    “你拿出这些东西有能耐我何,你觉得父皇会因为我掌握了这么巨大的力量而处决我吗?”

    连蒹葭看着大皇子,大皇子的话十分嚣张,但是这人的眼睛是不可能骗人的,这位大皇子的眼中充斥着一种不甘还有绝望,他应该有什么隐情。

    “皇兄还是一如既往的自信,你怎么就能确定我是准备告诉父皇,而不是亲子解决了你呢?我们斗了这么多年,我就说为什么没有外援的你还能站得这么稳,结果居然是如此庞然大物,那你为何不直接除了我呢?”

    连蒹葭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无妄的首脑居然是输了这么久的一个废物,伪装的真好。”

    “呵,没猜错这位就是庚明国的皇后娘娘吧,你猜猜,你今日走不出这个门,下一任皇后会是连家人还是凤家人呢?”

    “这就不劳一个正在走黄泉路的人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