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得着了

第一百九十七章 得着了

    大同各处的百姓们应对这种事情有丰富的经验,城头虽然慌乱,却不耽误把城门上并做好防备。大敌当前,三班差役和全城民众们都被动员起来。大伙都顾不上衙门里据说被劫持的知县老爷了。

    喧闹声声,就连县衙里的朱达都被惊动,特意派了一名家丁出来查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着烟尘的靠近,怀仁城头上的守卫渐渐放松下来。原来不过十几骑而已,这个规模的队伍在野外出现或许令人忌惮防备,在城下却不值一提,随着马队的靠近,倒是能发现,不是马贼或者鞑子,更像是更像是豪门骑马出行的样子,所谓鲜衣怒马就是这般了。

    以城墙垛口后各位土著有限的见识来看,这种队伍,怎么也得是个参将人家才有。不然怎么会有这般气派,十几名精壮骑士,人都是壮汉带刀,马则是健马好鞍,这等队伍寻常富贵可置办不了。这十几骑拱卫着当中一人。

    被拱卫这位和其他人比起来倒是有几分扎眼,身量比其他人单薄些,看着也疲惫些,骑术也没其他人熟练,而且穿衣比起身边人来显得略微寒酸。

    大伙正琢磨间,有一骑却是向前靠近壕沟,马上人拢手在嘴边,冲着城头大喊道:“快开城门,光天化日的关什么门?”

    言语间颐指气使的态度显露无疑,更确定了豪门的猜测,不是贵家出来的人怎么会有这般横冲直撞的气势,也不知道是谁家的贵人大爷。城头气势已经弱了几分,过了会才有人战战兢兢的问话说道:“请问你们是什么人?从哪儿来的,有何贵干?”

    这话问得很糊涂,城下骑士听到这问话却不生气,回头和同伴们对视几眼,隔着虽远,却能看出他们面有笑意,也不知低声说了什么,只见一人比个手势。突然间十几人一起大喊出声:“怀仁县生员秦川,报中乡试经魁第三名,我们兄弟来讨赏了!”

    十几人突然齐声大喊,声势当真不小,没有任何准备的城头众人都被吓了一跳,有人甚至趔趄了下,险些摔在城头。

    那喊话中气十足,任谁都听得清楚,秦川是谁?名字倒是熟悉些,这报中乡试经魁第三名又是什么意思?城头众人听得糊涂,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应。

    看城头面面相觑的样子,喊话的汉子们也是哭笑不得,城头众人看着被拱卫那人说了几句话,虽然这位相对寒酸,看起来也是瘦弱,可那些精壮骑士却很是恭敬。

    明显得了吩咐,先前喊话那骑士转头又是喊道:“你们县的秀才秦川秦老爷,考中举人了,快放我们进城。”

    城头又是安静,片刻之后才是轰然,大伙对视,每个人脸上有错愕,有震惊,也有几分不可置信的喜悦。快三十年,咱们县城终于又出了一个举人。可即便这样也不能轻易开城,边地百姓的惨痛教训不要太多,又有人探头喊道:“这位老爷,城内可有认识的人?”

    喊完这句,探头那人急忙补充了句:“老爷得体谅些,这是铁打的规矩,坏了要杀头的。”

    下面十几位骑士又要鼓噪的架势,却被拱卫那人挥手止住,自顾自的打马向前,在壕沟边上朗声说道:“礼房齐经承和牛管年两人都是旧识,请来见我吧!”

    听着点出这二位文吏的名字,大伙都知道**不离十了,虽然还是得请人来认,不止一个人向城下跑去,按说这给衙门送信一个人就够了,但消息却不能只传到县衙里面去,还得给好多要知道的。

    “这举人是什么?”有一个年轻白身愣头愣脑的问道。

    “你看看,年纪小的连举人都不知道,这刘家几代把咱们怀仁县的文气给耗干净喽!”

    “举人是什么,举人和咱们太尊一个样,咱们太尊也不过是个举人。”

    “那举人和县太爷一样大?”

    “怎么比得了,知县老爷在咱们县最多待几年,可这位秦老爷要呆一辈子的,有这么个举人,也有替咱们出头讲理的老爷了。”

    自从朱达领着人进了县衙内宅,又放话说不杀官造反之后,三班六房的文吏差役一哄而散,大家各忙各事,倒是有一切如常的样子。

    等城头的守卫过来喊了人,一听是本县秀才中了举人之后,礼房那两位怎么敢怠慢,急忙的向着城头跑去,这二位跑到半路上就看到大伙都向那边跑,怀仁县内能知道消息的体面人家都向着东门赶,有几位平日都不怎么能见到的老人家都坐着轿子出来了。

    “就是秦先生,就是秦老爷。”在城头礼房经承和管年很快就认出来了,认出来之后就急忙催着开门。

    当确定下来后,城门内的空地上立刻热闹起来,大伙都争先恐后的向前拥挤,都想站在前面问候见礼。

    “这朱达是秦老爷的义子吧?”突然有人念叨了句。

    秦川和朱达的关系并不是秘密,郑家集虽说和县城两码事,但英雄谱彼此都是熟悉的,县城里有人不知道,可也有不少人知道。先前大伙都以为秦川没有考中或者死在半路,都当他不存在了,自然也不会在意,到现在就想起来了。

    这些日子里,县内最被人关注的就是朱达,低买高卖,陡然暴富,灭门放火,又有今日的杀进衙门,谁不知道这位小爷是个大虫,到现在大伙突然反应过来,原来这朱达和新晋的举人还是义父义子的关系,那么

    在城门缓缓打开的时候,你推我挤的场面先安静了下,大家彼此对视,绷得住的咳嗽一声,绷不住的却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艾知县怕是有麻烦了。

    快班常凯从衙门里出来后没有回家,他要去朱达那个宅院,当判断朱达不会杀了知县之后,常凯就知道这件事或许会很拖,但朱达这一队不会有大碍了,现在该做的还是尽可能的做人情做交情,把该做的做到前面去。

    但确定朱达这个灭门放火的年轻人不会冲动杀官也需要时间,常凯比衙门里其他同僚走的都要晚一些,等到艾知县内宅有小厮出来张罗晚饭,问清了艾知县无事之后,常凯才放心离开。

    出衙门的时候常凯也忍不住笑,艾家的那小厮一脸敢怒不敢言的模样,身边跟着的朱达家丁倒是横眉立目的样子,这等半挟持半耍赖的手段却是应对眼前危局的最佳方式,不能杀官,但又不能让官杀自己,那就索性这般,熬到这官离任没了管辖的权力就好。

    要说这么做对朱达有什么难处,无非是这么小的年纪,正是好动活泼的时候,怎么能陪着知县形影不离的熬几年,可看朱达这权衡这决断,也应该熬得住几年,这个年纪就有这等权谋手段,必成大器。

    正感慨间,却看到一相熟的副役正快步跑过来,到他身边的时候迟疑了下,停住脚步说道:“有桩事好叫常爷晓得,咱们县秀才秦川中了举人,刚刚进城,常爷先忙着,小的去给付爷报信去。”

    这副役说完就跑进去了,常凯愣在原地,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就这么呆了片刻,他双手一拍,哈哈大笑说道:“得着了,得着了!”

    知县内宅正堂只有两个人,艾正文呆坐在那边,朱达的脸色也不好看,想想今后这两年的日子,如果没什么变数的话就得困在这小小宅院里了,要做的很多事都会耽误,虽说是不得不为,可心情无论如何畅快不得。

    “朱公子,本县”

    “闭嘴!”

    朱达没有给对方任何开口的机会,正在这时候,却听到距离正堂不远的外院传来喊声:“报喜,报喜,本县生员秦川乡试得中,秦老爷中举人了!”

    “秦川中举了,义父考中了?”朱达一愣,随即扯着嗓子对外面大吼问道:“把人抓进来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人被家丁们半真半假的推搡进来,朱达才意识到喊话的人是常凯。

    “千真万确,千真万确,全城人物都去迎接了!”常凯说得斩钉截铁。

    朱达深吸了口气,转头对周青云说道:“你骑马过去看看,亲眼看到再回来告诉我!”周青云脸上也有激动,快步出了屋子。

    家丁们神色振奋,朱达神情变幻,而那艾知县则是脸色灰败,双目无神。

    这次没有等多久,周青云从外面跑了进来,平时的镇定已经不见,脸色涨红,激动非常的说道:“是秦先生,秦先生考中了!”

    屋中爆发出一阵欢呼,朱达缓缓站起,走到完全颓然的艾正文跟前,俯视着怀仁知县,脸上的笑意越来越盛,喊了一句:“艾老爷。”

    艾正文抬头,朱达反手狠狠一个耳光抽上!艾知县另一边的脸颊又是红肿!

    “记着这个教训,下次别犯傻!”朱达笑着说道,背手转身,狂笑着向外大步走去,狂笑声中说了句:“大伙跟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