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小说 > 风是叶的涟漪 > 第465章 万一尝了禁果

第465章 万一尝了禁果

    整个暑假里,冬梅发现,涛涛和苟娟来往的好像有点过于密切。

    作为母亲,冬梅觉得这个苗头不对。

    而且,开学马上就到高三了,如果孩子现在恋爱了的话,那就会直接影响到了高考。

    所以,冬梅决定找涛涛谈谈心。

    对于母亲的谈心,涛涛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儿。

    因为他慢慢的发现,以前能言善辩的母亲,现在在自己跟前,已经开始变得理屈词穷了。

    甚至,母亲都快说不过自己了。

    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冬梅的记忆力,判断力,辨识能力,都出现了显著的下降。

    冬梅有个习惯,就是特别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说教。

    因为她觉得,也只有在吃饭的时候,孩子们才能安静的坐下来,而且耐心的听自己讲。

    同时,冬梅也把自己说教的时间,控制在了二十分钟之内。

    因为二十分钟之后,孩子们就吃完饭离开了。

    中午,像往常一样,冬梅一家人都在吃面,而且是那种特别有嚼劲的拉条子。

    涛涛刚吃了两口,就听见母亲说话了。

    冬梅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的涛涛,说:“涛涛,你最近好像有情况啊。”

    冬梅的说教,在涛涛的眼里,就是搞笑。

    甚至,他感觉母亲说话的语气,神情,都特别搞笑。

    他笑着说:“我能有什么情况啊?”

    冬梅喝了一口面汤,说:“涛涛啊,我听说,给领导开车的那个老苟的女儿,苟娟回来了。”

    涛涛听着冬梅说老苟,他就想笑。

    他心说,这苟姓啊,真不是一般人能候得住的。

    年轻的时候,被别人叫做小狗。

    年龄大了,被人叫做老苟。

    退休了之后,被人叫做死狗。

    总之,一辈子都贬义。

    涛涛说:“老苟的女儿苟娟,不是听说回来了,是真的回来了。”

    冬梅看到涛涛承认了,她便切入主题的说:“最近,你和老苟的女儿,约会约的是不是有点频繁啊?”

    听到约会,涛涛又想笑,他说:“什么约会啊,我就是没事了,喜欢和苟娟在一起玩玩而已。”

    冬梅说:“那还不叫约会啊,如果你们那种玩,不叫约会的话,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约会这种事儿了。”

    涛涛对约会的理解,和冬梅对约会的理解,完全不同。

    他说:“老妈,人家约会是要出去吃饭,然后花前月下的,我和苟娟就是坐在楼前面的阴凉处,聊聊天,仅此而已,那也叫约会啊?”

    冬梅不以为然的说:“你别以为我没有看见,你和苟娟还在商店门口喝饮料呢。”

    闻言,涛涛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哈哈大笑着说:“老妈,五毛钱一瓶的饮料,你觉得我们能喝出约会的感觉来吗?”

    冬梅认真的说:“怎么不能,当初我和你爸爸约会那会儿,别提喝一瓶饮料了,就是吃一个冰棍,都算是甜蜜的约会呢。”

    涛涛忍俊不止的说:“那是你们时代,现在是我们的时代,现在的约会啊,不去大饭店吃顿饭,或者不去看场电影,那根本就不叫约会了。”

    冬梅神秘兮兮的看着涛涛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次你和苟娟从东门出去,两个多小时之后才回来,你们难道不是去看电影了吗?”

    听到自己和苟娟一起偷偷出了东门,母亲都知道,涛涛吓了一跳。

    他说:“老妈,你这一个暑假,是不是什么都没干,整天就跟踪我和苟娟了啊?”

    闻言,冬梅自信的说:“看,被我给说中了吧,老实交代,你们是不是在看电影的过程中,还接吻了?”

    闻言,涛涛把刚吃进嘴里的饭,给直接给喷了出来。

    他没有想到,一项封建保守的母亲,竟然还知道接吻。

    他一边收拾着茶几上的饭渣,一边说:“老妈,你就不要发散思维了,我和苟娟出了东门之后,就去泥河沟转了一圈,然后就回来了,什么也没干啊。”

    冬梅不相信的说:“你哄谁呢,泥河沟有什么好转的,就算你们去泥河沟转悠,最多也就半个多小时就回来了,怎么还能耗两个多小时呢?”

    涛涛说:“哎,我们从泥河沟旁边的大坡下去,然后去泥河沟大桥下的水库附近看了看,转了转,所以时间就长了呢。”

    虽然涛涛百般解释,但是仍旧打消不了冬梅的疑虑。

    她说:“涛涛,就算你再狡辩,那也掩盖不了你和苟娟恋爱的事实。”

    涛涛感觉自己正在被母亲审问。

    于是,他便实话实说了。

    他道:“老妈,说实话,我心里是有点喜欢苟娟,但是我知道高考的重要性,所以我绝对不会因小失大的,更不会谈了恋爱,而耽误了学习的。”

    虽然涛涛说的头头是道,但是冬梅还是不相信涛涛。

    她说:“其实,你要是想谈恋爱的话,老妈我支持你,但是你至少得等到大学之后,再谈恋爱吧,按个时候,你们也成年了,想干嘛干嘛去,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但是你们现在,也才十七岁,毕竟还没有成年,所以我还得管一管你们。”

    涛涛说:“我肯定不会现在恋爱的,你就放心好了。”

    冬梅给涛涛举着例子说:“你认识十二号楼的尚丽吧?”

    涛涛说:“当然认识啊,比我第一届嘛,怎么了?”

    冬梅突然表情悲痛的说:“尚丽就是因为早恋,前不久怀孕了,而那个让尚丽怀孕的男人,还被警察给抓了呢,所以老妈很担心,你会被警察给抓走。”

    听着母亲的担心,涛涛感觉母亲简直就是再杞人忧天。

    他说:“老妈,你担心的太多了吧,我虽然喜欢苟娟,但是现在,我和苟娟只是异性朋友而已,怎么可能发生那种事情呢?”

    冬梅说:“你们年轻嘛,好奇心强,而且啥都不懂,万一尝了禁果,那造成的后果,可是不敢想象的恶劣啊。”

    涛涛感觉母亲越扯越远了。

    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把饭吃完,然后找个借口开溜。

    冬梅继续说:“所以啊,老妈要告诉你的是,如果你真的把持不住,或者犯了错误,你一定要使用保险套,你知道吗?”

    不知不觉中,冬梅已经开始给涛涛普及最进本的性知识了。

    虽然这些东西,从来没有人给涛涛讲过,涛涛也不知道。

    但是,涛涛对于冬梅的这些讲解,还是因为害羞,而表现出来了非常大的抗拒和不接受。

    他说:“妈妈,你都说什么呢,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去干那种事情。”

    冬梅说:“你们现在的高中生啊,别以为我不知道,学校门口那么多旅馆,那么多钟点房,都是给谁开的,还不是给你们这些学生开的。

    所以,我的这些担心啊,绝对是有理有据的。”

    涛涛虽然佩服母亲的火眼金睛,但是她觉得母亲把自己想的也太前卫,太厉害,太开放了。

    相比学校里面,那些大胆的孩子来说,自己根本没有那个胆子,去干那些事情。

    甚至,涛涛连牵女孩手的胆量,他都没有,更别提接吻,或者开房了。

    那些事情,对涛涛来说,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