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小说 > 末世之软包子打忠犬 > 第285章 小小的 要求

第285章 小小的 要求

    唐糖几个人最终还是在医院病房门口被拦住了。

    一地的尸体没有拦住他们的脚步,刚刚被但是,面对着那一大一小两个被押来的人,唐糖和江利的脚步,全都不自觉的顿住了。

    “唐小姐,”黑衣人的大哥慢悠悠的走到最前面来,随意的踢了他的部下一脚刚刚被棉花一次性放倒的人。“听说您昨天就来过医院了,今天我特意来摆放您一下,怎么急着要走呀?”

    江利看着谢一兰和妞妞,之间谢一兰满眼都是拒绝,几乎是耗尽自己全部的力气来摇头,然后又被狠狠的扯住了头发,再也动弹不得。至于妞妞,虽然并没有向谢一兰那样被烤猪,但是小孩子诶禁锢行动,也是一样收人威胁!

    “有话直说,你们有什么目的?”江利狠狠出声,每一个字,都几乎是从压根中咬出来的。

    只可惜,他却被对面的人完全无视掉了。

    “怎么,唐小姐连一句话都不想对在下说嘛?”

    唐糖皱着眉,看着这个自称“在下”的男人,一脸无故的笑容,可是眼底的狡猾笑容,却是明显得让人无法忽视。

    远远的医生和护士们早就躲了起来,各个病房里的人们更是在刚刚的乱斗之中就早早的躲了起来。

    此时此刻,偌大的医院走廊里,竟然只有一群黑衣人挟持着谢一兰和妞妞,和唐糖他们这边仅仅三个人的对峙。

    这三个人自然就是唐糖、江利和容盈。

    至于弥家悦,她虽然很想要站在唐糖的身边来好好看个戏,但是身边的管家才不会容许她来犯险,自然是第一时间就已经将她扣在了原本的病房之中。所以弥家悦及弥家的管家加上一干保镖,就在病房里,全都凑在门口的位置少年,从门上玻璃的位置,向着走廊里努力张望着。

    而站在最后方的管家,身边却忽然多了一个人还穿着一身病房服的郭纪顷。

    “如果真的有诚意,不如请先说明你的姓名和来意?”唐糖并没被这样的绑架威胁过。她并不认识谢一兰和妞妞,但是并不耽误她看得出江利的愤怒。

    跟江哥有关系的母女二人?应该就是白言寓之前说过的,谢一兰大姐和妞妞了吧?唐糖的心底思绪飞快的转着,但是她却不能表露出来半分。

    “在下姓严,叫我一声小严就可以了。”黑衣人的大哥一脸诚恳:“果然还是唐小姐您这边很懂规矩呀!果然是”

    但是他话还没说完,两声枪击的声音却是忽然响起,也就打断了严哥的话题。

    同样的,各个病房内又是一片惊慌的叫喊声。

    “前面的人都放下武器!这里是福氏医院,武装力量比较交出所有的武器,你们违背了我们的规定!”

    严哥眼睛一转:“我们正当手段邀请医生,没有行贿没有威胁,没必要这样苛刻吧?”说这话,他却是轻轻扬了扬一只手指向了谢一兰和唐糖的手!谢一兰背后的男人立刻飞快的掏出了一把刀来,直接架在了谢一兰的脖子上,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直接隔断谢一兰的脖子!

    “我是唐糖!请你们现在立刻放了她们两个!祸不及长幼,你居然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来威胁我,你确定我会同意吗?”唐糖咬着牙上前一步,实在是看不过这些人威胁杀了谢一兰的时候,还要让谢一兰的女儿在一边看清楚。

    “不如唐小姐先让你们的人不,是这个医院的人,离开我们,这里你看如何?”

    唐糖暗恨,但是一边的江利早就已经愤怒得青筋暴起。唐糖只能对着远远靠过来的那些医院护卫队们的人,当机立断道:“我们有事情需要处理,你们不要再靠近了!”

    唐糖的愤怒来的不轻,但是所实话,付家的医院,凭什么要听唐糖的指挥?

    唐糖不过是一个普通得女孩,仅此而已,就算是号称最强的治愈系,在这里一样无人知晓。她是白言寓的女朋友,但即便是白言寓到了这,这些保安能不认识她也是个问题啊!

    所以,警卫队前进的脚步,那是一点都没有变。

    “唐小姐,你确定嘛?”严哥仍然在循循善诱中,唐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够了!”唐糖只觉得身体一边忽然出现了一个人站着,她立刻忍不住的抬头看去,居然还是那个不着调的

    郭纪顷!“你是想要把唐糖请走吧?搞这么大阵势,你也不怕吓着她!”

    “哎哎哎我说那边,我是郭纪顷,不管你们有没有管理层,听说过我的人,现在立刻转身滚蛋,这里的事情,跟你们没什么关系!”可以说是相当给力了。

    “唐小姐,我们这次来呢,真的只是为了请您来帮忙,毕竟您现在也是个地道的治愈系患者,总不能知道有病人危重,还要坐着看玩笑

    “嘴巴这么会讲,怎么不劝劝你们的人赶紧收手,我们做的到第一次,就能做得到第二次,你不介意自己来尝试,我还真不信这个邪了!”容盈小炮仗忽然就点着了,几乎是毫不留情的一通批,让一直无视江利的那个严哥都不自觉的看向了她。

    容盈在病房里看到郭纪顷,就会立刻想到弥镇信,还有一个弥家悦只都在提醒着她,她喜欢的那个人,她根本无法从自己的记忆中把他删除干净,因为总会有各种各样同弥家、同弥镇信有关系的人们,会出现在她的面前。让她羞愧,自责,还有愤怒。

    “盈盈”唐糖担心的看着她,却发现容盈根本没有在意这一切。

    “我告诉你,今天唐糖在这里出一点事情,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背后的家族任何一个人!”

    容盈忽然转头,几乎是恶狠狠的看着郭纪顷:“我说到做到!”

    来自女人的敏锐直觉,几乎让郭纪顷位置拍手鼓掌了!

    这个女孩,居然联想力还蛮丰富的嘛!